14fg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起點-第438章陛下,貧僧先乾爲敬!噸噸噸!-hfz0b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就在唐三藏无比坚定发誓要为国效忠,誓死为大唐取来真经的时候,楚浩突然发现,有一点点变化。
从西方,突然飞过来一团功德金光,就落在唐王头顶上。
虽然不多,转瞬不见。
但是楚浩明显能够看到唐王的身体素质比以前好了许多。
本来唐王现在的身体已经到了凡人的极限,基本不出十年就要没了那种。
毕竟唐王现在也还是凡人,靠着一点修仙法术和混沌之力的改变,寿命强行撑到了六百年,不过再过几年也差不多到头了。
否则当时唐王的元神也不会如此轻易被勾出来,西天还不用承受多少业力。
但是现在这一团功德,直接就让唐王又多了百年寿命!
楚浩忽然想到,要是按照原定剧情的话,这一团功德金光,本该是西天当时勾了唐王元神之后,要用来修改生死簿的付出。
现在直接一声御弟就抢回来了,而且还是抢回十倍!
楚浩寻思着唐王真的有福气,本来楚浩让唐王叫唐三藏一声御弟,只是试试能不能等西游之后分一点点功德。
现在看来,不用分,直接抢!
观音菩萨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大概是因为比较突然,观音菩萨又在观察着唐三藏吧。
而这时候,唐王又拿出一杯酒来。
“御弟既与朕结拜,当得姓名。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御弟可指经取号,号作三藏何如?又可指国号为姓,即为,唐三藏,如何?”
唐三藏咣咣咣磕头,
“好好好,善哉善哉,贫僧以后就是唐三藏了!”
唐三藏心中还有些恍惚,因为体内魔心未改,听进耳朵里的叫“三葬”。
唐三藏暗自赞叹,不愧是勇武威猛的陛下,就算是取经都要这么蛮横,不管是谁,拦着我者当场埋葬!
莫非是就是取葬天|葬地葬众生之意?!
旁边观音菩萨显然看出来了,提示道:
“陛下说的藏,是经、律、论三藏者的尊称。不是埋葬的葬。”
唐三藏瞪了一眼观音菩萨,
“就你多嘴!我与陛下道别,与你何干?!”
观音菩萨差点气疯了,我曹,这么牛逼的?
我西天为了救你狗命,被你杀好些个强者罗汉佛陀,更为了得到太极丹,付出绝仙与陷仙二剑。
还被太上老君打上门来,如来佛祖都被骂哭了!
亲爹都没这么亲!
现在唐三藏竟然不敬天礼佛,只顾着他唐王大哥?
是不是后妈没人权?!
楚浩在旁边淡淡道:
“差不多该上路了了。还有你一个区区乞丐,就别在这里磨蹭了,你别忘了你可是被唐三藏骑在身下的姑娘哦。”
观音菩萨怒然看过来,看到楚浩讥讽自己,又怒然转过去,跺脚!
算了,这一次就大发慈悲,饶过自己。
唐王一招手,递过一杯酒给唐三藏,
“御弟……”
唐三藏二话不说,结果就来,一饮而尽!
“陛下,为国为民,贫僧先干为敬!吨吨吨!”
唐王愣在原地,
“哈?你们出家人不戒酒了吗?”
唐三藏爽朗大笑,
“今日开心嘛,这些小事情先放一边!再森严的戒律,都比不上家国的祝福啊!”
观音菩萨蒙住了,
这得亏是杯素酒,这不然唐三藏今天就破戒了呀!
唐三藏忽然想到什么,对唐王道:
“陛下,贫僧有一发小,自幼一起玩到大,他玩我,我玩他,感情非常之好。”
“贫僧这一次出行,发小也想同来,还请陛下恩准。”
唐王大手一挥,
“准了!既然是御弟所要的人,朕当然准了。”
“不过还是要提醒一句,你是出家人,不要搞来搞去,影响不好。”
唐三藏咧嘴狂喜,
“谢陛下恩准!”
旁边观音菩萨脸都绿了,
曹,这么多年,那群佛陀罗汉都是吃屎大的吗?
唐三藏竟然还有个自幼玩到大的男人?!
当然,这也是唐三藏随口说的,在那群佛陀罗汉监管下,唐三藏主要是依托着这位兄弟,才屡屡接触到美丽的花花世界。
简单来说,猪朋狗友!
甚至唐三藏三次逛窑子,也都是好朋友带的。
唐三藏一挥手,随行队伍之中,一个高高壮壮的和尚冲了过来,
“洒家来了!!”
楚浩在旁边闲着喝酒,看到这壮硕和尚出来,当场一口酒喷出来。
“我曹,这不是之前呵忒~观音菩萨,还骂观音菩萨臭傻|逼的那个鲁和尚吗?!”
“妈耶,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原来唐三藏从小就是被鲁和尚玩到大的啊!”
“无怪乎此,无怪乎哉!”
楚浩只觉得这个西游,他越来越向离谱的方向发展了。
至于有多离谱?
看场中唐三藏和鲁和尚几乎原形毕露,在那喝着素酒,划拳骂街,吨吨吨吨!
看得观音菩萨那脸都绿了!
她现在突然觉得那群死掉的混账死不足惜了!
该死的东西,这二十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特么的,唐三藏私底下结交一个这么粗鲁破戒的酒肉和尚,竟然都没有人汇报?!
那个鲁和尚可是朝着自己呵忒,还骂自己臭傻|逼的人!
观音菩萨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阴凉,完了,这一下完了。
唐三藏另有私藏,他真正的性格,恐怕没有展露出来。
哪怕是魔气,也只是放大了他的杀心而已。
真正的他,恐怕还隐藏着更加暴躁的一面!
唐三藏找到鲁和尚之后,又看向楚浩,
“陛下,贫僧斗胆,想跟这位阁下说句话,可以吗?”
楚浩指着自己,疑惑道:
“我?你不疼吗?”
妖嬈 召喚 師
唐三藏愣了一下,脸上写满了惊喜,
“你怎么知道我见到阁下的时候,我有一种淡淡的疼痛?就好像我们有一段难忘的友情一般!”
楚浩心中冷笑,我亲手弹的弹弹,我怎么能不知道呢?看来是痛到灵魂深处,已经成为了元神记忆了。
唐三藏夹着两腿,虽然痛,但是对楚浩,他却有种熟悉感!
唐三藏充满温情地看着楚浩,激动道:“我看到你,就好像感受到父亲般的慈祥!”
楚浩心中冷笑,
“你叫声爹不亏,但我不要你这狗儿子。”
唐三藏深吸口气,
“我想邀请你加入此番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