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華夏一家笔趣-第三五二章 這麼乖的娃分享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这是1244年,不是2044年,女人能出来做事已经很稀罕,挺着肚子还出来做事更是稀奇了。
好在天气越来越冷,穿得厚实,看起来弧度小多了要好的多。
他认为是时候和那些大老爷们讨论一下,关于女子进官府做事的问题了。
要立个规矩,每个衙门原则上有一名女性官吏任职,这样的话就把有才气,愿意出来做事的女性用起来了。
一旦将这个规矩立起来,就能带动社会上的进步女性参与国家的建设,逐步将妇女解放出来。
打破传统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
哎,看着面前两个鼓起肚皮的女人,他又暗叹自己婆娘一大堆,一个个都在生,娃娃也不少了却没有照顾好他们。
正自责呢,云朵就领着昌云回来了。
他走过去,看见孩子脸上一个五指山印,马上拉过孩子揽在怀里,问咋回事?
哪个打的?赵晓兵大声问她。
孩子跟着就哭起来了。
云朵说昌云调皮,她打的。
他说也不能这样打噻,下手太重了,差点就打到昌云眼睛边上了。
要是把昌云眼睛弄坏了咋办,说得云朵捂着脸冲进屋里,他赶紧牵着孩子追过去。
进屋坐下来,他问昌云怎么回事?
孩子给他讲,是有同学骂他不要皇帝,搞共和是不忠不孝,昌云争论不赢人家,就动手打了同窗。
赵晓兵听着乐了,亲了亲儿子说他厉害了,叫儿子不怕,
以后如果再和同窗辩论,就说此人不知礼,告诉他要是没有爹爹这样的人做事,他家人都会被蒙古人杀死,凌侮的,还能吃饱饭和你一起念书?
叫他做梦去吧。
说着又笑呵呵地抱起孩子转圈圈,鼓励他明日再去学堂读书。
放下昌云来再看云朵,已经面带笑意,拉过孩子仔细看着脸蛋时又满脸心疼。
赵晓兵上前搂着娘儿俩也不说话,三个人把头靠在一起磨蹭了许久,他说一切都好咯,吃饭去,拉起老婆娃娃就走。
晚上,他去陪儿子睡觉。
这么些年,他只在孩子六岁以前陪着睡过,以后就少有在一起了。
想着儿子为了维护他老爹形象不惜和同学干架,他很欣慰,觉得这儿子没白种。
油灯还没灭,孩子都进入梦乡了。
云朵过来看昌云,他起身,两人去前屋说话,云朵靠在他肩上说她不该打孩子的,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
赵晓兵说是他自己不好,陪孩子时间太少了。
两人靠在桌子上相互检讨。
夜深了,他说一人睡一边,陪孩子过一晚。
早晨,昌云憋尿醒了,看到他爹娘一左一右都在,从他老子身上轻轻爬过去,下床尿尿去了。
赵晓兵伸手摸摸云朵脸蛋小声道:“这么乖的娃,只有你才生的出来呢。”
云朵脸都笑烂咯。
原来,两人早就醒了。
吃过早饭,两人第一次破天荒地送孩子去上学,等到看着昌云昂首挺胸进了学堂,两个都会心地笑了。
他叫马车先去云朵的医学院,小女子靠在他肩膀上说没想到他那么爱昌云,他摸摸女人脸蛋说自己的娃娃我都不爱爱谁的。
跟着两人就在车里摩擦起舌头。
再回到办公室都大上午了,侍女小丫头见他来了,马上泡好龙井给他送来,他坐在太师椅上欣赏着那茶叶片,久久不上口。
侍女问有啥不妥?
浓郁的杭州口音听着十分迷人,他重重地摆了摆头,说没有。
小丫头说怕有毒吗,直接端过去喝了一口又送给他。这个举动把他给逗笑了,不愧是一个耿直的小丫头呢。
赵晓兵看着茶碗边上的红唇印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他曾经听说过一个笑话:一个女下属和她的男上司搞上了,他的老公为了报复,趁着女人睡熟的时候在她胸口的小山顶上涂起毒药。
几天后他老婆悲伤地说他的上司被人下毒,死了。
他问凶手找到没有?
她老婆说没有,捕快正在查各种奶,他问怎么和奶扯上关系了?
他老婆说上司断气之前一个劲地说:“真想不到啊,连奶都有毒。”
哈哈哈。
演变成现在的唇膏有毒,小丫头涂在唇上,接触茶碗,让茶碗带毒,他去吃茶,染毒后不就毒死了他。
呵呵,这个故事就杜撰起了。
赵晓兵突然打了个激灵,唇膏是不是真的有毒呢?
他不信自己的运气就那么好。
转过茶碗来指了指唇印,小丫头的脸刷地红了,立马过来要端走重泡,被他挡住了。
他相信这丫头的纯真,相信这唇膏无毒,端起茶碗来比着唇印下去喝了一口,说不错,就是这个味儿。
接着又喝了一口,叫续水。
丫头红着脸马上去了。
再端上茶来后,她说这茶是他家自己做的,他爹爹都做了三十年的茶呢。
赵晓兵奇怪了,说既是做茶人家,家里也算殷实,为何还要来这成都呢?
丫头说哪有大人想象的美好,北蛮过江后一路劫掠,茶叶营生一落千丈,这些年做茶也没多大收入,官府说的来成都就是进皇宫,她就来了。
他问,到了蓉城感觉如何?
丫头说觉得比临安强多了,城市那么大,街道那么宽,道路那么平坦还铺了大砖,连茅房都放着光呢。
她说的茅房里安装的陶瓷蹲便槽等卫浴用品,这是汪玉娇设计的杰作,居然被夹江陶瓷厂制造了出来了。
现在陶瓷卫浴器具已经很齐全了,从面盆到浴缸,从地面到墙上,都留下了陶瓷的足迹。
他问小丫头这里像不像皇宫?
她摇摇头,说皇宫里面没去过,房子倒是比皇宫还好看,也没得皇宫那么吓人,以前临安的皇宫周围可是军士林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吓死人哝。
他问没有皇帝好不好?
丫头说有没有都无所谓,咱老百姓就是想吃饱饭,过安稳日子。
赵晓兵沉默了,是啊,对老百姓来说有没有皇帝都不重要,他们只需要一份安宁的生活。
他说:“我们新宋国已经没有皇帝了,从1237年官家被掳走后就没有了。这里叫新宋国中枢人民朝廷,是为老百姓当家做主的地方。”
小丫头似懂非懂地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