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383章:梨園試練場開張了!熱推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3号厅里,安哥还在,没有离开。
校歌赛一周一赛,留给选手们的时间并不多,大家的效率也都很高,许多人今天晚上晚自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选歌。
陆续有人发给他信息,把自己的选歌报上来。
也还有人会专门过来当面报给他。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付文耀走了进来。
“安哥还没走呢?我过来把我们队的选歌报上,顺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付文耀道。
付文耀和安哥,早就已经是朋友。
看安哥还一身西装革履的,付文耀打趣道:“安哥,今天小作文不错啊,练过吧。”
“还不错吧。”安哥道。
“不错不错。”
“哎呀,其实我快尴尬死了。”安哥自己却又苦笑摇头。
东原大学的这批老教授,审美和情趣,还是完全不同的。
他们喜欢的这一套,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喜欢啊。
安哥也不知道这个“年代指定”的规则,是不是好事。
会不会降低校歌赛的精彩程度。
当然了,他和别人也不能说,只能和付文耀吐槽吐槽这样子。
“哈哈哈……”付文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皱起眉头,道:“小白把歌报上来了吧。”
“嗯,《梦回唐朝》。”安哥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节目单是要提前公布的。
付文耀挠了挠头,对安哥道:
“安哥,你帮我参谋参谋,小白这是在针对我吗?我最近没得罪小白吧。”
每一首被谷小白翻唱过的歌,原唱都痛并快乐着。
快乐是因为,小白唱什么火什么,再赚一笔没问题。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痛则是因为……谷小白是有名的唱谁谁死啊,绝对的秒杀原唱。
唐朝乐队这个年龄,已经不怎么出来了,恐怕不会害怕小白翻唱。
但小白唱我唱过的歌……
虽然天天叫嚣着和谷小白争冠军。
但是你让付文耀和谷小白唱同一首歌,他才不干!
这不是作死吗?
我们对抗小白,靠的是战术,不是蛮力!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383章:梨園試練場開張了!讀書
现在颇有一种被谷小白拉到了自己的层次吊打的感觉。
所以,付文耀也难免过来嘀咕两声。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该轮到安哥笑了。
“加油,好自为之!”
还能说什么呢?
付文耀就只能叹口气。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txt-第1383章:梨園試練場開張了!
“得,今天晚上,恐怕睡不着了。”
我要加练!使劲练!
笨鸟,就必须先飞!
我要付出十倍的努力,不能和这种天才妖孽比!
谷小白梦回唐朝,付文耀自我加练的时候。
在秦川乐器厂的一间员工宿舍里,曹宝东躺在床上,两只眼盯着天花板,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人氣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383章:梨園試練場開張了!
身下的褥子软软的好舒服,身上的被子也软软的好舒服。
四周一片安静,这好像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四周没有室友的呼噜声。
吸一口气,也没有室友的脚臭味。
秦川说,未来的一段时间,曹宝东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今天,曹宝东还和乐器厂的几个住宿舍的师傅见了面。
乐器厂的工人,特别是这种吹管乐器的工人,大多都会几手乐器,今天睡觉之前,大家还来了一段。
这种感觉,让曹宝东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和师父一起出去吹葬礼的时候。
好幸福!
我是被卖了吗?
我要帮他们数钱!
可惜,师父不在身边。
如果师父在身边就好了。
我就可以给师父买烟买酒,买很多好吃的东西,好好孝敬他……
曹宝东有些伤心。
但他很快就又开心起来。
一边幻想着自己赚了很多钱,给师父买了一大堆的好烟好酒,看着师父开心的样子,一脸幸福地睡着了。
在曹宝东的桌子旁边,有一个旧手机正在充电。
这是秦川退役下来的手机,给了曹宝东,而且嘱咐他24小时开机。
毕竟排练、联络等,没有手机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而且,让这个孩子自己一个人住,秦川毕竟不放心,准备随时查岗的。
就在此时,手机突然自动亮起,然后一段若有若无的音乐,从手机上传了出来。
音乐声中,曹宝东的呼吸变得更沉稳了。
他的意识,像是穿过了一条光怪陆离的通道……
然后,一阵扑鼻的清香味扑面而来。
眼前,是一片花海。
无数的梨树,正开满了梨花。
风一吹过来,无数的花瓣飘零。
远方,隐约有乐声传来。
“咦,这是什么地方?”曹宝东循着乐声向前走去。
就看到前方一片梨树之下,正有许多人正在演奏乐器。
在最前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站着。
“李叔叔!小白!”曹宝东挥手打了一声招呼。
那些正在演奏乐器的人都愕然转过头来。
这谁?竟然在皇帝欣赏音乐的时候,如此喧哗,不怕被砍头吗?
曹宝东被这么多人盯着,有点懵逼,手足无措地后退了一步,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眼前的人,怎么都穿的古代的衣服?
就连李隆基和谷小白,都是古代的衣服?
等等,我也穿着古代的衣服!
我这是在哪儿?
“大东子,你来得正好。”李隆基看到曹宝东,非常开心,对曹宝东招招手,让他过去。
曹宝东是他们选中的,第一个进入“梨园试练场”的乐手。
“乐器带了吗?”
“乐器?”曹宝东下意识伸手一摸,一把唢呐出现在手中。
“来来来,这是我的乐队,我们正在排练呢,你试着和他们合一下……”
曹宝东一脸懵逼,但是这孩子也老实,别人让他吹唢呐,他就吹呗。
梨园里,乐声再次响起。
第二天,曹宝东是被电话声惊醒的。
一大早,秦川就打了电话过来,叫曹宝东一起去吃早饭。
曹宝东挣扎着爬起来,抹了一把脸,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秦川和静学姐都在食堂里,看到曹宝东困得东倒西歪地走了过来,一脸纳闷:“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吗?是不是换了床不习惯?”
秦川想得更多,这孩子,该不会是沉迷玩手机,一夜没睡吧?
不过秦川本来就是节俭的人,替换下来的手机也已经很老了,玩游戏也玩不爽吧,还能玩一夜的?
曹宝东都快哭了:“唉,别提了,我昨天晚上做梦,吹了一夜的唢呐,困死了……”
噗嗤一声,静学姐笑喷了。
这孩子,到底有多爱吹唢呐,连做梦都在吹唢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