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409 喬涵兒解脫熱推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司空兄,要不要留下来一起用膳?”
“不必了庄主,夫人,我说的还请你多多考虑考虑。”
司空昌知道乔墨儿不想让韩云熙知道,于是会意了她的意思,但他还没有打算放弃,他还会再来寻乔墨儿的。
“希望我说的话,也让花一你好好考虑考虑。”
司空昌离开之后,乔墨儿假装着急忙慌的吃了膳食。
“墨儿,你刚刚干了些什么?”
“没有,我刚刚只不过在抓老鼠。”
其实她不敢对韩云熙说实话,她害怕自己一说实话,韩云熙会紧张的要命。
上一世的乔墨儿已经惨死在了韩云熙的前头,若是这一世她还是死的很惨,那岂不是让韩云熙难受至极。
他定会给自己寻便最好的药材,也会找最好的良医给自己救治。
但这些都无济于补,她已知道自己无药可治了。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409 喬涵兒解脫推薦
韩云熙半信半疑的信着乔墨儿的话。
“如果真的有那些,墨儿就下次喊我来收拾吧,不必要喊别人来帮忙。”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认为我刚刚没有喊你,却喊司空昌来帮忙了。”
“怎么会呢,我相信墨儿不是这样的人。”
“怎么办呢,真的好失望哦,我以为云熙会因为我和别人亲密接触而吃醋呢?”
乔墨儿幸福的吃着韩云熙的吃食,不去想刚刚司空昌同她说的话。
“后日,我们启程要去临安城,你是和我同行还是?”
“我和小九坐一辆马车,你和赵柳儿一辆马车。”
乔墨儿安排韩云熙,不想要和他一间马车。
“夫人是如此不想要和我一辆马车吗?”
“并不是,舟车劳顿,我怕你无聊,觉得你和赵柳儿兴许话会多一点儿。”
“可我也可以给夫人吹曲儿,不一定要一直要聊天的。”
“那好吧。”
乔墨儿勉强答应,韩云熙开心的笑了。
“我们可是夫妻,要夫妇一体的出行。”
乔墨儿点头。
两日后,秘境山庄大门打开。
他们一行人准备出行前往临安城。
云熙殿前有两辆马车,全是从艺居阁过来的。
乔墨儿早韩云熙一步上了小九的马车,让赵柳儿去了另一间马车。
“夫人,你这是要干嘛?”
“我觉得你这马车比较舒适,还请阁主移步后面的马车。”
乔墨儿耍无赖的赶走赵柳儿。
小九以为自己也要离开,就识趣的起身,却被乔墨儿给拦了下来。
“你不用离开。”
小九惊讶。
“夫人,我不离开恐怕有些不妥吧。”
“没有什么不妥,我只不过还有些事情同你聊一聊。”
乔墨儿打发走了赵柳儿,假装有事情和小九聊着。
韩云熙来了,无拴以为乔墨儿上了后面的马车,没有提醒韩云熙,结果就酿成了大错。
韩云熙上了后面的马车,看见里面坐着的不是乔墨儿,大失所望。
“庄主,你怎么会上这辆马车?”
赵柳儿也是一脸惊讶。
“我走错了。”
韩云熙不失礼貌的下了后面的马车,又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上了前面的马车。
乔墨儿以为自己的奸计得逞了,心里正小嘚瑟呢,却没有想到韩云熙来到了这辆马车上。
“你不是和赵阁主一辆马车吗?”
乔墨儿一脸懵的看着韩云熙。
“庄主万福。”小九起身拜见韩云熙。
“夫人,我说过,我们夫妇本是为一体,若是要出行,还是同一辆马车的好。”
韩云熙忽略小九,继续回答着乔墨儿的疑惑。
小九识趣的下了前面的马车,去了后面的马车,与赵柳儿一辆马车出行。
乔墨儿的小心思,似乎被韩云熙瞧出来了,他紧紧抓住乔墨儿的手。
一路上,韩云熙闭着眼睛,乔墨儿一直盯着他看,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夫人,可不要再看着我了,若是再多看我一眼,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的。”
韩云熙又再一次完美的在她面前展示了,什么叫做虎狼之词。
乔墨儿立刻低下了头。
不再多看韩云熙一眼。
快要出山门的时候,乔涵儿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姐姐,请留步。”
乔墨儿闻声,掀开车窗布帘,探出脑袋,询问何事?
“姐姐,涵儿身怀六甲,不便长途跋涉,还请姐姐将我的和离书带给耿世子,希望他能和我早日合离。”
乔涵儿看来是下定了决心放弃耿逸怀了,这样也好,嫂嫂再也不会因为乔涵儿而难过了。
乔墨儿接过和离书,她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得告诉她一声,毕竟她现在也因为过去的事情内疚了很久,她是时候告诉她一些事实了。
“集市有一家茶庄,我喜欢喝她家的茶尖儿,你在山庄无事的时候,替我多多去买点儿茶尖儿,待我带着和离书回来的时候,你也一切顺遂。”
“好的, 那就预祝姐姐姐夫凯旋而归了!”
乔涵儿避开让出一条路,让乔墨儿他们一行人离开,后面的马车顺着路也离开了。
只不过当后面的马车离开的时候,赵柳儿露出了自己的脑袋。
“程珊珊?”
乔涵儿惊讶。
“你居然没有死?”
“涵儿,我可是一直都没有死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409 喬涵兒解脫推薦
赵柳儿笑的开心,“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恭喜你怀孕了!”
乔涵儿看见赵柳儿的时候,并不是害怕,她更多的是解脱,至少她害的人中,有一人活着。
“谢谢,谢谢,谢谢你还活着。”
乔涵儿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又闲来无聊,便去了乔墨儿说的茶庄。
“姑娘,你是来买茶还是喝茶?”
大夫人布着茶尖儿,只看见裙摆,没有看人面目,温文尔雅的问着来人。
“母……母亲。”
乔涵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夫人竟然没有死。
紧接着又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夫人,茶叶今天早上我托人已经放到了墨儿的马车上,她路上要是想喝茶了,就能喝到你布的茶尖儿了。”
乔丞相和乔心儿抬着一筐筐茶叶从后台出来。
乔涵儿更是甚为激动。
“爹爹,四妹妹……”
乔涵儿扑通跪在了地上。“对不起,对不起,三年前我不该害你们。”
大夫人看见乔涵儿的到来,“孩子,没有人怪你。”
乔涵儿放声大哭,这算是乔墨儿在救赎她吗?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没有死,真好,她终于可以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