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二四二章 咱志不在此讀書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第二题,远望巍巍塔七层,红光点点倍加增,共灯三百八十一,请问各层几盏灯?
意思是远望塔有七层,下面一层的光点的数目是上面一层的两倍,已知总共有红灯三百八十一盏,请问每层有几盏灯?
李轩几乎不假思索,脑海里面就冒出了算式。
x+2x+4x+8x+16x+32x+64x=381
所以第七层三盏、第六层六盏、第五层十二盏、第四层二十四盏、第三层四十八盏、第二层九十六盏、第一层是一百九十二盏。
李轩气势霸道的,在宣纸上写下了答案:“给我换第三题!”
那位国子监直讲默默将第三章问卷发下的时候,斜睨了旁边的甄焕斗一眼,只见后者的眉心紧皱,正在‘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
李轩则看第三题——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
意思是有一些物品不知道有多少个,只知道将它们三个三个地数,会剩下二个;五个五个地数,会剩下三个;七个七个地数,也会剩下二个。这些物品的数量至少是多少个?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一如之前,李轩很快就列出了算式——70×2+21×3+15×2=233 ,233-105-105=23。
答案是二十三或二十三的倍数。
此时李轩却发现龙、王二人都侧过身,以近乎膜拜的目光看着他。
“你们看我做什么,不解题了?”
“看着你就好。”龙睿摇着头:“还解个什么题?我们刚才连题目都没有看完,你就已经解好了。谦之兄的大才,龙某是真的佩服了!”
王静则心想怪不得这位谦之兄的棋艺,会凌驾于他之上。这等样的灵思敏捷,用在棋盘上自然无人能及。
李轩已经接过第四题,发现难度稍微增加了一点,这是个在古时难见的几何题。
他依旧是行云流水的写下答案,而之后的五道题目,在龙睿眼中虽是越来越刁钻艰涩。可在李轩眼中,难度也差不太多。
而等到李轩将第九题写完,甄焕斗还在解着第六题。此时他的额头上,甚至已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汗水。
旁边的褚文与奚汉卿则是一脸的沮丧,只看这情况,就知身为南京年轻辈术算第一人的甄焕斗,已经被那位六道司的都尉碾压。
二人只奇怪,六道司的朱雀堂,怎就藏了这么一尊大神,又是如何与王、龙二人扯上关系的?
高台之上,权顶天则是双手握拳,眼现异泽。
“用时竟都不到半刻!”那位容貌清癯的国子监司业一声唏嘘,然后好奇的问道:“权兄还未寻得时机,将护法引入儒门么?”
权顶天闻言则面色微黑:“之前是我想差了,似他这般天赋,这般的惊才绝艳,无论选择哪条道路,都能有极大成就,没必要转修儒家法门。可若我用手段逼迫,只恐适得其反。”
另一位身材发福,挺着将军肚的司业则眼含期待:“且看看最后一题,他的答案吧。”
最后一题,是他亲自出的题目,所以额外上心。
“不知童兄的最后一题是什么内容?”权顶天好奇的询问,他知道眼前这位不但是江浙大儒,更是当世鼎鼎有名的数算大家。
童姓司业唇角微扬:“考的是圆周率!”
权顶天闻言一愣:“圆周率?我记得最准确的数,还是两千年前祖文远求得,似乎是三又一四一五九二六?”
“那是朒数,还有一个盈数,是三又一四一五九二七,可我师尊以祖文远的约率与密率之法,精确到了小数第十一位——”
童姓司业笑道:“这个题目,老夫本有放水之意。只要熟读《算经十书》,都不可能被难到。只要记得祖文远的朒数与盈数,就能够拿分。若还能更进一步,老夫不吝重赏。可我如今对护法大人的答案,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此时这位童姓司业,却忽然神色微动,看向了考场中的李轩,后者已将第十题拿在了手里。
“问圆周与直径之比?圆周率?”
李轩心想这真是送分题啊,然后他都没过脑袋,就直接在宣纸上写下‘三又一四一五九二六五三五八九七九三二三’。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txt-第二四二章 咱志不在此熱推
写到十七位,他就没有再往下写了。一来麻烦,二来在现代数学之前的记录,是某位阿拉伯数学家在十五世纪求得的小数点后十七位,这位用的方法也是几何法,与古中国算学家计算圆周率的方法相近。
“这是?十七位?”
当那国子监直讲拿起了李轩的答卷,就不自禁发出了一声轻呼。
優秀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二四二章 咱志不在此分享
远处正在答题的甄焕斗,则是微微有些奇怪的拿眼看了过来。
他还没看到第十题,故而不知这位直讲大人,到底说的是什么。
后者则是神色凝然:“这位都尉大人,您确定这小数七位之后的数值准确?”
“确定无疑。”李轩坦然道:“你把这答案交上去吧。”
他相信这个玄幻世界,是肯定有识货之人的。
而就在这位国子监直讲匆匆将答卷送上高台之后不久,他又匆匆的走了下来:“都尉大人,您与这两位的得分为上上!此外童司业请您上台一叙。”
国子监司业,乃是国子监祭酒的佐贰官,官职从四品下,掌儒学训导之政,总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凡七学。
在大晋朝中,其地位清贵无比,非大儒不可任,一般都有在翰林院兼任侍读学士与侍讲学士,未来是有望宰执的。
龙睿与王静二人闻言,不禁喜不自胜。只需过了‘数’试这一关,接下来的‘文’试,他们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唯一的对手就是——两人隔着李轩对视了一眼,目光交汇处隐隐迸出火花。
李轩则稍作凝思,然后问道:“司业大人他找我做什么?”
“是求问解法!”
这位国子监直讲,竟是敬服万分的朝着李轩微一鞠躬:“司业大人只能算到小数第十一位,与都尉大人你的答案一模一样,可十一位之后,大人就无法确定了。便是下官,也很好奇。”
他的年纪虽比李轩大不少,可学无先后,达者为先。
即便论官职,身为六品伏魔都尉的李轩,也超他一品。六道司的官职,可不能以寻常武官视之。
李轩顿时就有些头疼,这圆周率计算,可麻烦得很。
圆周率有几种解法,古人用的几何法非常耗时间,那就是一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精细活,需得反复计算;之后出现的分析法,是用无穷级数或无穷连乘积求圆周率,解释起来也很麻烦。
“可今日时间已晚。”李轩看了看天色,还有在场外等候着的美人,就猛摇着头:“请回复司业大人,圆周率计算较为复杂,一时半刻难以说清楚。日后如有时间,我再与司业大人一起研讨。”
他想自己去给这位童司业解说的时间,拿去陪薛美眉不香吗?
自己将薛云柔约出来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前次的好事被长乐公主搅合之后,他就一直想要再来一次水到渠成!
结果他却将女朋友丢在一边,去陪一个糟老头子谈数学——李轩心想自己脑子除非是被驴踢了,才会这么做。
而就在那位国子监直讲的脸上微现失望之意,李轩则起身往场外走去的时候。那位‘江左表率’甄焕斗,已经从另一位监考手中,拿到了第十题。
他的神色当即就是一愣,然后蓦地振衣而起:“是圆周率!第十题竟是圆周率!原直讲,这位都尉大人的圆周率,已经到了小数的十七位?既然是得分上上,想必是答案已经得到确证?学生斗胆,求请这位都尉大人的答卷一观!”
那位国子监直讲蹙了蹙眉,然后失笑:“给你看可以,却需得等到你考完之后。似你这样的大声喧哗,我是得给你扣分的。”
在甄焕斗旁边坐着的褚文与奚汉卿两人,已经是欲哭无泪。
总分上,他们本就已被那两个家伙甩开一截,如今还要扣分么?
那龙睿与王静的书法,文章,可都不逊色于他二人。
甄焕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看着走向场外的李轩欲言又止,恨不得现在就追出去向这位讨教。可随后他又注意到自家两个师弟哀求的眼神,只能微微一叹,继续坐了下来疾笔书写。
“我竟不知道,轩郎你在数算一道,原来也这么厉害?”
再次抱住李轩臂膀的时候,薛云柔眼里竟也是含着崇拜与迷恋:“轩郎怎的不学阵道?以你在数算上的天赋,一定能成为当世阵道大家。”
李轩却有自知之明,他现在之所以能够人前显圣,完全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装逼:“我是志不在此,没兴趣去钻研,毕竟如今光是武道,就得耗去我所有精力。走吧,我们去国子监的后院看一看。上次来这里,我还没仔细看这边的景色。”
其实是不敢带薛云柔继续到集市那边逛了,薛云柔倒是将占有权宣示得很欢快,可乐芊芊眼里的黯淡伤神,让李轩心痛万分;江含韵与罗烟的视线,则似如刀枪,让他背后冷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