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 txt-第一五九七章 明哲保身相伴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余庆和此人平时城府颇深,很难让人看出他的真实想法,而且在工作上也是兢兢业业,除了彭文隆和窦卫洲这些能够接触到权利核心的人,其余人眼中的余庆和,就是一个人到中年,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事业上的好领导。
平时在工作日的时候,余庆和是很少离开单位的,工作日基本上都是留在办公楼吃工作餐,而这天中午,他罕见的早退了半个小时,回到了位于市郊的别墅。
大约十几分钟后,余家邦的路虎停在门前,阿浪敞开车门后,余家邦伸了个懒腰:“中午你不用留下了,自己找个地方吃饭吧!”
“哎!好嘞!”阿浪答应一声,看了一下腕表:“我几点来接你?”
“一点四十吧!估计一点四十,老爷子就该走了!今天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不太对,估计又要给我上课了!”余家邦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冷磊那边约的几点?”
“两点半!”阿浪很快作答。
“好!”余家邦答应一声,随即接过阿浪递来的一个牛皮纸袋,溜达着走进了别墅里,一进门,发现余庆和正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登时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走上前去:“爸,朋友在武夷山带回来的岩茶,专程送给你尝尝!”
“放边上吧!过来坐,我跟你聊聊!”余庆和脸色阴沉的回应了一声。
“好!有什么话您说,我把这茶叶打开,您尝尝!”余家邦嘿然一笑,走到余庆和身前拿起他的茶杯,开始鼓捣了起来。
“北城区那边进行环保检查,是你跟环保局吴禹丞打的招呼?”余庆和看着余家邦的背影,朗声问道。
“对,没错!”余家邦烧上水之后,转身坐到了余庆和对面:“最近一段时间,我准备做一家环保公司,主要推销的业务,就是各工厂的配套改造项目,以及一些环保设备,您也知道,安壤的这些工厂,设备都太过老旧,甚至有很多工厂用的都是接近淘汰的技术了,我想推广环保设备,除了能创造一些利益之外,也确实能够起到一些正面作用!我之前让业务员跟这些工厂推销过我的设备,但他们似乎并不买账,所以只能通过政策施压了!”
“不仅仅是这样吧?还有呢?”余庆和继续问道。
“我知道您为什么生气,不就是因为这次的环保检查,波及到了彭文隆的那个狗腿子杨东身上么!”余家邦用铲子将罐子里的乌龙茶装进余庆和的茶杯里,不紧不慢的继续道:“在此之前,东山集团的徐合宇确实见过我,我们的关系也处的不错,但是并没有进行完全的捆绑!我这次拜托吴禹丞弄这个环保检查组,仅仅是为了生意!当然,这件事徐合宇也是知情的,所以他才利用这个消息,想要对三合集团有所动作!”
“吴禹丞那边的环保检查,我已经吩咐他放缓了!”余庆和回应一句。
“嗯,我听说了!”余家邦将烧开的水倒进杯里,给余庆和递了过去。
“你既然想做生意,那就踏踏实实的经营你的公司,别总想着一些投机取巧的事情,尤其在合作的选择上,要避开三合跟东山这两家公司!明白吗?”余庆和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爸,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内幕消息?”余家邦试探着问道。
“这种事,还需要什么内幕消息吗?”余庆和端起水杯,沉声道:“安壤的班子目前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尤其是市里的空缺始终在那摆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位置绝对是要从彭文隆和窦卫洲两个人之间角逐出来的!而现在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正是应该明哲保身的时候,懂吗!”
“爸,关于你工作上的事,我从来都不怎么关心,也知道自己不该过问,但是既然你提出来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要保持中立呢?”余家邦打开话匣子之后,继续问道:“你身为安壤的一把手,对于选举这件事,是有绝对的话语权的,不管是彭文隆还是窦卫洲,只要得到你的扶持,胜率就会翻倍上涨,而且他们为了争取你的态度,也会倾尽所有的迎合你,这种机会,就这么浪费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幼稚!你以为政界像你做生意一样吗?”余庆和冷哼一声,开口道:“现在彭文隆和窦卫洲为了争这个空缺,双方已经斗红眼了,这个时候跟他们捆绑,不论胜败,可是都要遭到另外一方敌视的!至于他们的拥趸,我根本无需去争取,因为不管最后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是谁,他们都是要配合我工作的,所以我不必放低姿态去争取他们的态度,而你最近也给我低调点,跟他们这两伙人保持距离!”
“爸,你放心吧!我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有自己的分寸,涉及到余家利益和底线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们只是在商言商而已!”余家邦应付了一声。
精彩小說 江湖梟雄 線上看-第一五九七章 明哲保身熱推
“屁话!什么叫在商言商?你跟外界的接触,本身代表的就是余家的利益!很多时候,你根本什么都不用做,仅仅是露个脸,也会被许多人曲解成是余家的意思!现在距离安壤班子的人事变动,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必须做到独善其身!不跟任何人产生瓜葛!”余庆和拍着桌子吼道。
“行!我听你的!你别生气了!”余家邦见余庆和是真的有点动怒了,没再继续犟嘴,等余庆和顺过这口气,才继续开口道:“可是爸,最近这段时间,我跟东山集团的徐合宇,已经在进行一些业务上的合作了,就像你说的,我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余家,如果我忽然之间就要跟他们断绝往来,这会不会也被他们曲解,是你要跟窦卫洲刻意保持距离呢?”
余庆和听完余家邦的询问,端起杯喝了一口茶水,沉吟片刻后,叹息道:“这样吧,你目前跟东山集团合作的项目,全部照旧,但尽量都扔给下面的人去打理,至于你本人,尽量不要跟他进行接触!更不要主动配合徐合宇挑起跟三和集团之间的纷争!像是之前利用浩航劳务,直接跟三合集团碰撞的事情,要绝对避免,知道了吗?”
“爸,这事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我连正常的商业互动都不可以?”余家邦听完余庆和的一番话,心里多少有点上火,因为最近一点时间,徐合宇的确跟余家邦的公司签署了一系列的合同。
余家邦的生意虽然做的不小,但归根结底的说,他还是一个二代子弟,不管是起步还是做生意,都跟余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导致他的影响力仅仅在安壤还可以,到了外地之后,在那些不用给余庆和面子的人眼里,余家邦更像是一块肥肉,而徐合宇是真正自己摸爬滚打起来的,如今还准备将总部设立在安壤,如此一来,余家邦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以自身在安壤的影响力,利用徐合宇给他打通安壤之外的渠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这个合作,的确能取得双赢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余家邦不仅愿意用浩航给三合下绊子,甚至愿意亲自现身威慑陈舟的原因。
“庙堂之险,在于随时随地都会有看不见的危险从天上砸下来!窦卫洲跟彭文隆,身后都是有背景的!如果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竞争,那也就罢了!但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明着给对方下绊子了!这么下去,谁也不知道他们最后究竟会走到哪一步!倘若局势真的失控了,盲目站队是会产生大问题的!这事听我的,就这么决定了!你必须照做!”余庆和顿了一下,无比认真的看向了余家邦:“你在安壤之所以能够顺风顺水,是因为我还在这个位置上!他们许诺给你的利益,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在通过你跟我交易!”
“爸!你差不多行了啊,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一无是处啊!”余家邦近些年来做生意,已经很少再去打着余庆和的幌子了,为的就是摆脱这个膏粱子弟的身份,此刻听见余庆和这么说,情绪也难免变得有些烦躁:“你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还得回公司开个会!”
“你走吧!但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抓紧跟东山集团断了往来!”余庆和不厌其烦的叮嘱道。
……
一个小时后,在外面吃完午餐的余家邦返回家邦投资,在办公室内见到了冷磊。
“余哥,你回来了!”已经在办公室等了半天的冷磊看见余家邦,笑呵呵的起身打了个招呼。
“嗯,今天有些家事处理,没来得及接待你!坐吧!”余家邦压了压手,迈步走到了冷磊对面:“楚恩光的事情,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该处理的尾巴都处理完了!楚恩光手里没有任何备份,而且人也已经死了!”冷磊看着余家邦,脸色平稳的做出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