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從紅月開始 黑山老鬼-第二百二十五章 神秘許願事件(爲催更圈催更邀請函活動加更)分享

從紅月開始
小說推薦從紅月開始从红月开始
细细看了这报告之后,陆辛皱起了眉头。
然后他点开了审讯视频,并向前拖动了一段时间,就看到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陆女士正一脸憔悴,脸上还流着泪,哭道:“我真的没想这样,我也没想过这么严重,我只是……”
“我只是担心他接手了公司,会对我的孩子不好……”
“所以,当时我听人说,有种许愿方法,特别灵的时候,就……就去了……”
“我,我只是许愿让他出意外,或是死掉啊……”
“但是,但是在我许愿之后,我很快也感觉到了不对,我开始每天做噩梦,我梦到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害了我的孩子……我甚至看到他,居然文质彬彬的,吃掉了我的……”
“真的,我说是实话,求求你们了,一定要帮我啊……”
“我觉得他就是个魔鬼,他就是个疯子啊……”
“你们一定要抓住他……”
“……”
陆辛看到这里,已经皱起了眉头。
看到了这份审讯报告之后,事情就已经很清晰了。
这次的事情,并不只是普通的能力者害人这么简单。
这件事确实与肖远的后妈有关,只不过,她也不是真正的能力者,她只是不知通过什么方法,引动了另外一个污染源……或说能力者的注意,并且借由这个能力者,影响到了肖远。
当初自己在梦境里,看到的白色影子,确实就是她。
但是,施展能力的却不是她,应该是有人借用她的精神力,施展了能力。
所以,她看起来才会这么憔悴不堪。
事情的分析,并没有那么难。
让陆辛感觉有些反感的是,她表现出来的态度。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肖远本来就对弟弟妹妹不错,而在开始做这个噩梦后,哪怕是在背负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时,更为担心的,也只是被她们知道,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一直憋着,差点疯掉。
但是他又如何能想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就是因为这个后妈?
这个表面上一直对他很好,也让他感激的后妈,居然会偷偷的许愿,让自己死掉?
……
……
微微排谴了一下情绪,陆辛才继续看了下去。
“所以重点其实是:许愿?”
陆唯唯并没有自己的能力,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因为许愿。
而且她许的愿,结果明显超出了她自己的控制。
她希望让肖远疯掉,或是死掉。
结果,则是肖远确实有可能会变成她希望的这样。
但代价是她的两个孩子。
她是怎么许愿,才让事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陆辛耐心看了下去,就看到了资料上的重点标注:
根据陆唯唯的交代,许愿这件事,是在她来到了主城,拜访一些之前合作过的客户,以及未来的邻居时接触到的。
那是一位在主城经营着快销品运输的企业中层领导,由于肖远一家人准备的礼品特别的丰厚,再加上来自卫星城的他们,说话做事,都有种谨小慎微的感觉。
所以,那领导一家,对他们两口子十分满意,说话聊天,都十分亲近。
也正是在这种私底下的关系处的比较好了之后,那位领导的夫人,一时兴起,对陆唯唯说起了自己有信仰的事情,而且神秘的告诉她,自己信仰的神,特别的灵验,有求必应。
再之后的结果,就是陆唯唯在某天,当她听肖远的父亲说到,自己年龄已经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能够将全家人送进主城,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也已经完成,打算开始将家族企业的事情,渐渐的全部交到肖远的手上时,她心里开始出现了恐慌,并且头脑一热,许了愿望。
……
继续往后翻,陆辛想看到后续的调查。
既然是有另外一个人告诉的陆唯唯许愿之事,那关键自然在前一人身上。
他相信以特清部的办事效率,那位领导的夫人,这时应该已经抓住了。
不过翻过一页之后,却不由得眉头一皱。
那页只有一张报纸的照片,上面的标题是:“女子因丈夫出轨,毒杀全家,后跳楼身亡。”
“死了?”
陆辛的眉头皱了起来。
……
……
“嗤嗤……”
频道里响起了一阵电流声,然后是陈菁的声音:“看完报告了吗?”
“领导真厉害,都知道我看报告需要多长时间……”
陆辛心里想着,忙道:“看完了,正打算再细看一遍。”
“不必浪费精力在这种小事上,你又不是侦探。”
陈菁道:“已经有一整个信息小组在分析她所有的口供与审讯,真有什么发现的话,会立刻传送到你这里来的……现在我要跟你说的是,带娃娃执行任务时,需要注意的地方。”
陆辛怔了一下,道:“好。”
“因为你是在执行‘陪伴娃娃’任务的同时,去调查‘许愿事件’,所以,我已经将这两起任务合并,也就是说,让你们暂时成立了一个小队……对了,我刚才查过资料,因为那幅名为‘红月的凝视’的油画,还没有做出最终的结论,应该给你的相应贡献点也没有发放,所以你之前你与壁虎出城去追捕那个骑士团时组建的特别行动小队还没有解散……”
“这一次继续启动,娃娃会作为队员,暂时加入这个小队,你仍然担任队长。”
陈菁的话让陆辛有些意外:“她是队员?”
心里有句话没说出来,连壁虎都是副队长啊,他只是个B级……
陈菁沉默了一下:“你觉得娃娃这种性格适合担任别的?”
陆辛恍然大悟,急忙点头:“好的。”
“身为队长,你需要了解队员,所以我现在告诉你让娃娃执行任务的三个原则。”
“第一,娃娃的特殊能力,使得她只可以待在特定的地方,比如她的专用车厢,以及一些支援小组为她准备的临时安全屋等,如果她曝露在了人前,需要第一时间帮她遮掩。”
“第二,用认真的态度与清晰的话语,对娃娃提出要求,她就会进入工作状态。”
“进入工作状态之后,你可以向娃娃下达指令,包括清理污染源,或是能力者。但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让娃娃出手,对于生命的逝去,她会表现出强烈的悲伤。”
“第三,如果有人对娃娃表现出了异样的情绪,那么,保护娃娃的优先级,高于一切。”
“……”
“感觉像是在控制一个机器人……”
陆辛心里想了一下,然后点头答应:“好,我记下了。”
“好的。”
陈菁松了口气,又道:“另外,提前提醒你一声,娃娃不管外出做什么,都会有三个支援小队……或者说保姆小队……跟随在她的周围,但因为如今负责照顾娃娃的是你,所以这三个小队都会隐藏起来,你不必在意这个,如果你感觉有什么疑问,可以叫他们出来。”
陆辛再次答应,愈发的感受到了青港与这个女孩之间的特殊关系。
“还有别的吗?”
“关于娃娃的事情,就说到这里。”
陈菁道:“现在我刚刚收到了城防部最新传来的资料,是关于陆唯唯许愿事件的。”
“将许愿的事情传递给陆唯唯的人,名叫于晨,四十一岁,家庭主妇。”
“虽然在排查到于晨时,发现她已经自杀身亡,线索中断,但特清部已经立刻排查了于晨所有的关系网络与她平时接触的人群,现在,就将调查结果发给你,任务可以开始了。”
“……”
“这么快?”
陆辛多少有些惊讶,刚刚自己才想到了这个问题,人家就已经筛选出结果来了。
陈菁的声音里带了些笑意,道:“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不玩小孩过家家的游戏。”
“能够用物力解决的,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