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普渡 牛油果-第838章 詭異 (二合一章)熱推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你要干什么!”
洪易几步跨过,抓住赵寒的手腕。
赵寒人如其名,满脸深沉阴寒。
被洪易抓住手腕质问,抬起头来,眼中透出几分戏谑。
“怎么?易少爷,你要搬出府去,自然要收拾好物什。”
赵寒阴笑道:“您是少爷,又贵为举人老爷,这等事情自然不能劳烦您,有我们这些下人就足够了,您便在一旁好好歇息吧。”
“你们还不进来?快些帮易少爷的随身物什收拾好,还等什么?”
“尤其是钱财等物,一个铜板都不要遗失了,知道吗?”
赵寒话声刚落,门口便鱼贯走进四个丫鬟。
“是你们?”
洪易认得这几个丫鬟。
那是他吞吃了那个曾嬷嬷后,他拉扯元妃娘娘和镇南公主这两张虎皮做大旗,赵夫人也趁机用以做为借口,说是他身份地位不一样了,要派来照顾他的丫鬟。
这几个丫鬟平时也不怎么将他当少爷,明面上倒是不失礼。
却是时常不见踪影。
洪易知道她们是赵夫人派到自己身边的眼线,也乐得如此,只当她们不存在。
哪知此时四个丫鬟一进屋,便站在赵寒身后,听着他吩咐。
俨然他才是真正的主人的模样。
赵寒话音才落,四个丫鬟便齐齐应了一声,对着洪易露出一个微笑。
洪易却感觉到了满是讥讽和寒意。
这四个丫鬟虽然伺候他不尽心,可对于监视他却没有放松过。
这些日子以来,早就将他这小院摸透。
连他存放钱财之处也一清二楚。
其中一个径直就将他放在床榻底下的一个箱子搬了出来,交到了赵寒手上。
那是他存放银钱和付钱物个之物。
虽然洪易不怎么将钱财看在眼里,此时也忍不住一股怒火上涌,血一下涌到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
“怎么?易少爷不必着紧,属下只是替您保管。”
赵寒斜眼看向洪易,眼中充满一种戏谑。
洪易隐隐还从其中感受到一种跃跃欲试的激动。
让他愤怒之余,也感觉有几分古怪。
赵寒这时又道:“对了,少爷是读书人,是举人老爷,来年要考进士的,他的书可一本都不能落下,还有墨宝,一张纸都不能丢,否则,仔细你们的皮!
几个丫鬟又要将他书架上、桌案上的书籍、纸张,都收拾起来。
洪易已经忍不住,就待要阻拦。
却见赵寒突然手腕一震,反过来握住他的手腕,满脸笑意:“少爷!您是贵人,可不能亲自动手,否则侯爷和夫人可都是要怪罪我们这些下人的。”
洪易感受到手腕上有一阵阵如钢针一般冰冷、坚硬的气息刺入,尖锐刺痛无比。
就像被一个布满钢针的铁箍,紧紧锁住了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好,好,好!”
洪易一连道了三声好。
脸色一转,平静下来,不再阻拦。
淡然地看着几个丫鬟忙活。
过了一会儿,四个丫鬟手脚利落地将他的房间收拾一空,打包成几个包袱。
赵寒抱着装钱财的箱子,笑道:“收拾完了就好,少爷要休息了,我就不打扰了。”
“少爷放心安歇,我便在门外守着,待明日准备好了,便随少爷搬出侯府。”
说完便带着几个丫鬟出门。
洪易活动了一下手腕。
从门缝看去,却见那赵寒并没有离去。
就盘膝坐在门前的走廊上,一动不动。
霸道僵尸俏甜妻
似乎在运息练功。
呼吸之间,鼻间有两缕长长的白息,如同两条白蛇,在七窍中钻进钻出,十分骇人。
洪易心中一震。
刚刚那一握,就知道这赵寒武功极为高深。
此时才知,其高深莫测,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奶 爸 的 肆意 人生
即便是动起手来,他也万万不是对手。
这个赵夫人的娘家,果然是家大业大,竟然有这般高手。
上回一曾嬷嬷,这次又来个厉害百倍不止的赵寒。
洪易心中计算着,也不出门,一切照常。
读书、写字,直到夜晚,洗漱过后,便宽衣上了床榻。
老老实实。
在床榻上闭着双眼,心中却在翻着波澜。
他早就该知道赵夫人对我不怀好意,却还派赵家的人跟着我。
果真是想置我于死地?
难道传闻都是真的?
玉亲王也没有骗我,母亲真的是姓赵的毒妇所杀。
他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同谋?知情而袖手默许?
洪易想着这些日子,他见过洪玄机几次,每一次见面后,他都感觉一次比一次寒意更深。
真相已经不言自喻。
别的不说,至少洪玄机对他的恶意不是假的。
父亲对儿子的恶意……
何其可笑,可悲!
洪易心中悲愤。
等我中了进士,成了武圣、甚至人仙,自然有与他平起平坐的一天,到时,水落石出,我必定要向他讨回公道!
洪易心中暗自发誓。
至于外间的传闻,那人究竟是不是大兄,他已经不去想了。
若那人果真是大兄,他只会为大兄还活着而高兴。
他洪易也是大好的男儿,想要功名,自取便是。
想要公道,更不能假手他人。
何况若那人果真是大兄,他如此苦心孤诣,隐瞒身份,不告知我,自然有其道理,我更不能坏大兄之事。
如果不是,他就更不能将期望放到他人身上。
思及于此,便观弥陀,种种杂念尽去,心神安定。
看似沉睡,却将周围的环境尽照于心。
一草一木,都一清二楚。
门外的赵寒实力太恐怖,而且居心莫测,古怪得很,东侧易不得不全神防备。
心中一片容易,不察时间流逝。
只闻几声鸡鸣,洪易便睁开双眼。
望向窗外,天还未亮,一片黑黛之色。
洪易已从床上爬起。
门外的赵寒便已经嘴角冷笑,扬声道:“易少爷这就起了?不多睡些时,如此心急出门?”
洪易神色不变,淡然道:“我昨日就已请了车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门口,你将我的东西收拾好,都搬出去吧。”
他并未虚言。
这些日子,他可也不是只知读书修炼,既然已经决定投靠玉亲王,自立门户,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准备?
无论是银钱财物人手,都是必不可少的。
“嗯,好。”
赵寒点点头,便嘲身后喝道:“紫玉黄玉蓝玉红玉!还不快点帮少搬东西?”
昨天的四个丫鬟不知从何处出来,身上已经搬着昨日就收走的东西。
洪易也不理会,提了一柄宝剑,一张宝弓,带足箭矢,便到马厩里牵出那匹从萧小侯爷那赢来的宝马,就一路出门。
赵寒看着洪易离去的背影,目光里露出几分贪婪的狞笑。
便与几个丫鬟一起跟出去。
侯府门口。
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候。
赶车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身边还坐着个娇小秀丽的姑娘。
见洪易出来,赶紧起身行礼:“主人!”
“走吧。”
洪易也不多说,让他们把东西接上马车,回头看了一眼那高大的侯府大门,便毫无留恋,毅然骑马当先而去。
赵寒迈动双腿,紧随其后,闲庭信步一般,竟然半点不比马慢。
不多时,来到南城一处杂货铺子前。
已有一个提着烟斗的老汉在门前迎接。
“老儿给恩主牵马。”
洪易也不意外,将马车等物都交给老汉安排,径直走进屋中。
大马金刀地按剑而坐。
赵寒就在门前,寸步未离,目光也不移须臾。
待得片刻,老汉、壮汉,和那小姑娘都归置妥当,都进了屋来。
“拜见恩主。”
洪易点点头:“嗯,你们逃难到玉京,与我相遇,也是有缘,如今我也出来自立门户,你们便是我家人,稍后便去衙门为你们办个入籍文书,虽名为仆从,实为家人,我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老汉笑道:“小老儿自是明白。”
洪易点头,朝门边的赵寒道:“赵寒,给我取百两纹银来。”
“易少爷,这些是什么人?易少爷自立门户,正是需要银子的时候,可不能乱花钱,我既然受侯爷和夫人嘱咐,要照顾好少爷,便要为易少爷你看好钱财,”
赵寒冷冷笑道:“百两银子实在是太大数目了,可不能随意,而且,这三人来历不明,还要为他们入籍?那是万万不可,还是待查清底细,免得易少爷结交匪类,损坏了侯府的名声。”
“放肆!”
洪易突然猛地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坚韧的老木桌子瞬间支离破碎。
“你是什么东西?我堂堂举人,榜首解元,大乾的士绅,何等身份?你一个奴才,竟敢一而再,再而三,顶撞于我,以奴欺主!”
“家法、国法皆难容!我若不办你,你是不知道律法森严!”
“天扬、铁柱、小穆!拿下这刁奴!”
洪易突然咆哮,令在场之人俱是一惊。
尤其是赵寒,他根本没有料到,洪易忍了这么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
如此迅速,如此果决。
吃惊之余,却也没有惊慌。
冷冷一笑,后退一步,环视了老汉三人一眼。
就在此时,眼前突然涌出一片如血般的浓雾,有一尊青面獠牙,满头红发如烈焰飞扬,手执黑色钢叉,全身细鳞的鬼神,分开血雾,从虚空中钻了出来。
张开獠牙巨口,举起钢叉,便扎来。
“嗯?神魂迷惑之术?”
“哼!雕虫小技!”
这赵寒果然厉害,一惊瞬间,便反应过来。
双目之中爆发出慑人的精光。
蝼蚁逆袭
浑身气血升腾,好似一个大火炉。
将周围虚空都炙烤得阵阵扭曲起来。
阳刚拳意如潮一般涌开。
那尊鬼神瞬间被冲散。
“夫人没有猜错,曾嬷嬷果然是被你所害!小子,你找死!”
赵寒发出森冷的声音,双眼如猛兽一般紧紧盯住洪易。
双拳已经如两条蛟龙一般捣出,直扑洪易。
老汉等三人神色一惊。
“换血大宗师!”
“拳意如潮!”
这是巅峰大宗师,只差半步,便能灵肉合一,成就武圣。
这恩主是上哪里惹来这么一尊大高手?!
此时也容不得他们多想。
既已拜在洪易门下,就不容他们背主。
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要先帮洪易擒拿下此人再说。
看似老迈的身躯咔咔作响,竟然高大了许多。
手中铁烟头挥出,直取赵寒太阳穴。
那叫铁柱的壮汉也操起一根粗大的铁棒,当头砸下。
“嘿,不自量力!找死!”
无论是烟斗还是铁棒,哪怕是一块坚硬的巨石挡在前面,也要瞬间粉碎。
赵寒对于两者却是不屑一顾。
身形毫不停留,脚下猛地一跺。
地板被这一跺,轰然炸出个大洞。
恐怖的气劲涌出,如巨浪一般拍向两人。
而他自己更如炮弹一般,冲向洪易。
“嗯?”
却发现原本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的洪易已经不见了踪影。
刚才被冲散的那尊鬼神,不知何时,又从虚空之中钻了出来。
一铁叉往他头上扎来。
赵寒眼神一厉:“妖术!我看你神魂受创,还能聚几次!”
拳势不搞,朝上一捣。
想用阳刚拳意,将这阴神给震散。
“砰!”
却不想拳头与那钢叉实实在在地碰撞在一起。
一股阳刚浩大的力量从刚钢叉上传来。
“嗯?不是阴魂!”
赵寒面色一变。
边上被气劲撞开的老汉与壮汉站定身形,见此情形,抓住机会,重新又扑了过来。
一上一下,杀招直取。
那一直未曾有动作的小姑娘忽然做出几个手势,嘴里喃喃有声。
本就被那尊鬼神出奇不意,冲撞得体内血气涌动,一时难以提起劲力的赵寒,突然觉得脑中一阵炸裂刺痛,双眼不由自主闭了起来。
这时,老汉的烟斗,已经如匕首一般,直接扎进了他的肋下。
壮汉的铁棒,当头砸下。
赵寒危难临头,灵觉感应,头微微一偏。
铁棒贴着脑袋,带着恐怖的劲风砸了下来。
“咔嚓”一声。
赵寒肩头碎裂。
“啊!”
连受两下重创,赵寒发出一声惨叫。
倾刻间已浑身浴血,状极恐怖。
“妖术!妖女!”
“小畜生!我要你死!”
赵寒顶着剧痛,狂声吼叫。
双手瞬间变拳为爪。
“吼!”
拳罡如虎吼,拳势如巨虎,瞬间扑了出来。
抓向老汉和壮汉。
一瞬间便攻出数十爪。
哪怕他身上带伤,两人也根本不是对手。
倾刻间就险象连连。
“哼!”
壮汉势大力沉,动作却相形见拙,被赵寒一爪抓下一块血肉,痛得发出声闷哼。
与此同时,赵寒一腿突然如箭矢般倒射而上,直中老汉胸口。
“砰!”
老汉以烟杆相挡,直接断成两截,胸口微微塌陷,倒飞了出去。
“嗖!”
一声箭矢,不知从何处射来,划破虚空,发出尖锐厉啸。
“砰!”
正中赵寒胸口。
赵寒不敢置信地看着胸口,箭尾上的箭羽还在微微颤抖。
“儒、门、箭、术……”
赵寒艰难地抬起头:“小、杂、种!”
远处,洪易目中寒光闪烁,一语不发。
再次抽出四支箭矢,尽数搭在大弓上。
“井仪神射!”
洪易既已动手,就要将赵寒一举拿下,毫不留情,用出自己最强的弓术。
四箭齐发。
一箭在前,三箭在后。
箭箭相属,气机相连。
即便赵寒是拳意如潮的大宗师,若是中了这一箭,也断然没有活路。
便在此时。
赵寒双目之中,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幽光,整个人突然气息一变。
变得十分诡异。
在他身前,突然冒出一个黑色浓墨般的旋涡。
四支箭矢,如同陷入泥沼中,被定在空中。
“嗯?”
“好险,还好发现及时,差点就让你废了一个好棋子。”
更诡异的是,赵寒双目无神,嘴巴张合,却发出了一个明显是女子的声音。
“何方妖孽作怪!”
洪易口中厉喝,下手却没有犹豫。
眼前诡异,令他心生不祥。
断然在心中观想过去弥陀。
一尊大佛端坐过去虚空,无量佛光普照。
在他身后放出夺目金光,照落赵寒。
“好浩瀚的佛光,好神妙的意境……”
“不生不灭,永恒不动……”
“过去弥陀,过去弥陀,果然已经在你身上!”
“赵寒”发出愉悦欣喜的声音。
“给我!”
几人眼见“赵寒”手脚像是冻住般,有些僵硬,朝着洪易挥拳。
虽然手脚僵硬,其威力却似乎更大。
老汉和壮汉震惊之下,连忙动手。
哪知‘赵寒’不躲不防,任由二人攻击落在身上。
“噗哧!”
“咔!”
老汉半截烟斗是直取他心口要害,此时直没胸口。
壮汉也是一棒砸塌了他半边身子。
“赵寒”却恍若不觉一般,不痛不痒,仍然朝着洪易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