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討論-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裏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349层和“生活区”大部分楼层不同,房间搭建的不是那么密集,甚至可以说稀疏。
蒋白棉刚出电梯,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型广场。
广场中间有填满泥土的花坛,里面种着不同模样的绿色植物。
而这片区域天花板上洒落的光芒更接近地表自然光,并非常见的日光灯辉芒。
蒋白棉看了眼或凋零或盛开的不同花朵,拐入左侧街道,进入了C区12号。
这入门之后首先是一个摆放有沙发、茶几、椅子、收音机等事物的客厅,客厅往左,与厨房相连的地方,还隔出了一个餐厅。
客厅深处则有更多的房间。
此时,一位半百老者正坐在窗户旁的躺椅上,借着外面路灯的光芒,翻看手里的书籍。
这老者黑发还很浓密,只是夹杂了一些银丝。
他眉毛如剑,眼睛较大,如果倒退几十年,肯定也是不比基因改良一代差多少的帅小伙。
蒋白棉瞄了这老者一眼,微皱眉头,按下了门旁墙壁处的开关。
啪!
屋内灯光亮起,照得这里宛如白昼。
“爸,你怎么又不开灯?”蒋白棉关切地责怪了一句。
蒋文峰放低手中的书籍,呵呵笑道:
“路灯这么亮,何必再开灯呢?
“要懂得节约能源,想我年轻那会……”
蒋白棉忙抬手摸了摸耳朵:
“啊,爸,你在说什么?
“反正要注意保护眼睛!”
蒋文峰穿着两边胸前都有口袋的黑色衣物,放下手中的书籍,站了起来。
“你这耳朵,比你爷爷死前都还背!”他刻意走到蒋白棉旁边,大声说道,“还不快去做个手术,植入生物式耳蜗,效果比你现在这个至少好三倍!”
蒋白棉张了张嘴,干笑道:
“我这不是害怕动手术吗?
“凑活着能用就行了。”
“有什么好怕的?”蒋文峰说着不知重复过多少遍的话语,“你当初做基因改造,移植生物义肢的时候,不也没怕?”
蒋白棉又好笑又无奈地争辩道:
“我当时都昏迷了,哪还知道怕不怕?”
“动手术不也要上麻醉吗?”蒋文峰愈发觉得小女儿不让自己省心。
蒋白棉默然几秒,抿了下嘴唇道:
“我就是害怕那种什么都不能掌控,死去一样的感觉。”
不等蒋文峰再说,她快速环顾了一圈:
“妈呢?”
“公司发了两箱苹果,她拿一箱去你哥家了。”蒋文峰无奈地回答道。
“哦哦。”蒋白棉故作恍然,“要我帮你削个苹果吗?”
佳期不候 七分尘
“不用了,刚吃过晚饭没多久。”蒋文峰摇了摇头。
蒋白棉旋即指了指书房:
“我用用你电脑啊。”
“去吧去吧。”蒋文峰一脸嫌弃。
蒋白棉脚步轻快地走入书房,打开父亲的电脑,登录了他的公司内部账号。
“盘古生物”内部是有搭建一个局域网的。
有电脑又有权限的人可以登录上去,浏览一些公共消息,处理相应层级内的事务。
当然,不同权限的人员能看到的内容,能使用的功能,肯定是不一样的,甚至在不同地方登录,也会有不同限制。
而对“盘古生物”绝大部分员工来说,电脑是个稀罕玩意儿,只有在工作单位才能看到,并且,数量同样不多。
蒋白棉借助父亲的账号,按照时间顺序,一条一条地看起各种密级很低的内容。
她没有急躁,就像平时浏览一样。
这上面的消息可比整点新闻丰富多了,深入多了。
终于,蒋白棉看到了一个标题:
“D8级员工王亚飞死亡事件例行性调查报告”
蒋白棉当即点了进去,认真阅读:
“……前后一小时,电梯口监控未发现不属于事发楼层的外来者……
“……多位员工证实,当时并没有谁靠近王亚飞……
“……尸体解剖结果显示为心源性猝死……
“结论:排除他杀,以自然死亡处理。”
蒋白棉看得微微点头,无声地感慨了一句:
“公司的各种制度还是很成熟嘛……”
这说明公司建立以后,在防备包括觉醒者在内的各种因素破坏上,是有一定经验的。
蒋白棉没过多停留在当前页面,迅速关掉它,转而浏览起别的内容。
等看完大量不相关的东西后,她才进入医疗部分,查起各种保健知识。
这个过程中,她状似随意地搜索了一下:
“最近五年心源性猝死案例。”
很快,结果显现了出来,整体概率在正常区间内。
蒋白棉一条记录一条记录地往下看着,眉毛突然动了一下。
近一年来,478层已出现过两次心源性猝死。
而478层就是王亚飞担任“物资供应市场”主管的楼层,也是他猝死的地方。
他是第二例。
从人口比例上来讲,这样的发病率不算太高,完全可以接受,但在抱着猜测的蒋白棉眼里,就显得很可疑了。
记录再往前,478层的心源性猝死发生率恢复了正常,每年一例,或者没有。
蒋白棉关上了这个页面,开始浏览别的内容。
不过,她的眼睛有些失去焦距。
“这说明,那名觉醒者是478层的居民?而且是最近一年才觉醒的?
總裁 的 緋聞 前妻
“从心理学角度来讲,一个人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很难不去试一试……有不小概率报复自己痛恨的目标……
“而且,这也能说明为什么‘生命祭礼’教团这次要处决王亚飞……按理来说,每次的,额,烦恼分享会上,总会有成员指责谁谁谁,但之前商见曜并没有见过谁因此而死……
“正是因为王亚飞工作的楼层有一名教团的觉醒者在,可以很好地操作,不留下线索,被公司发现,所以‘生命祭礼’教团这次才决定要实行神罚,让495层的信徒们更加敬畏司命,更加地虔诚和服从?
“那沈度感染‘无心病’又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方便的办法,为什么还要让觉醒者出手杀王亚飞?让他也感染‘无心病’不就好了?这样会更加隐蔽,效果也更好。
“难道,那不是‘无心病’,而是觉醒者某种能力造成的类似症状?”
蒋白棉脑海的念头翻来滚去,表面却不动声色地继续浏览。
…………
凌晨五点多,轻微的敲门声里,商见曜醒了过来。
这一次,他没有刷牙,只是洗了个冷水脸,让自己更加精神。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然后,他披上和沈度同款的暗绿色厚棉大衣,拿着粗笨的手电筒,出了房门,走向A区。
走着走着,他抬头看了眼天花板。
那里有一个红点在闪烁,代表一个监控摄像头。
你好,兵哥哥
许多员工都认为,除了几个关键区域,大部分监控摄像头应该都已经损坏,无法使用,只是在那个地方摆摆样子,震慑大家,可商见曜之前听蒋白棉说起查监控,感觉还在发挥作用的摄像头应该比想象的更多。
他忽然抬起手臂,用电筒照了照那个摄像头。
然后,他贴近墙边,进入死角。
没过多久,商见曜抵达了位于A区的李桢家。
按照流程对完暗号后,他进了房间,找了个位置坐下。
和往常不同,这次的聚会,大家似乎都很压抑,在“引导者”任洁出来前,竟无人说话,无人闲聊,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里面,简辛和卓正源夫妇时不时就改变坐姿,显得很不安稳。
终于,“引导者”任洁从内屋出来,走到了衣柜、橱柜与大床之间。
她环顾了一圈,表情严肃地说道:
“今天召集大家聚会,是有一件事情要通报。”
说话间,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栗,仿佛在害怕什么,但脸上却露出了狂热的神色。
停顿了一下,任洁沉声说道:
“沈度想要出卖教团,已经遭遇神罚。”
PS: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