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ptt-545蘇承:我的章呢?鑒賞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空间无端变得安静。
百里泽不再纠结任家的事儿,而是将目光放到苏承身上,这次苏承突然来袭,让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苏家近日的动作。
联邦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孟拂也看了过去,苏承身后有两个人,是苏黄,还有个是孟拂上次见过给她送牛奶的那人。
“每年的例行交易,”等苏承入座,百里泽示意钱队把名单送过去,“这是器协这次的名单。”
苏承收过来,清淡的眉宇间压着些不经意,似乎对这些事并不在意。
第一基地跟苏家在联邦渡口建立了连接线。。
也是因为如此,不少人觊觎这个位置,大部分人都觉得能把苏承拉下马,这个位置终究会属于他们,不过一直未能成功。
苏承收下来,看了一眼,略过八个名单。
苏黄扫了一眼,目光放在大长老身上,声音算得上和蔼,询问他们的名单,“您这边的名单呢?”
有一说一,苏黄声音挺恭敬。
苏承也看过来,他骨节匀称的手还捏着百里泽的名单。
大长老莫名感觉到一股压力,六月份,京城不算太热,大家都还保持着意见外搭外套的装备,这里边也没开空调。
只是被这眼光一看,他脊背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这瞬间,连任唯一都觉得莫名恐怖,有些后悔早上的决定。
任唯一有天网海选的名额,组不组队没有关系,即便名单批不下来,她仍旧可以去,可孟拂不一样。
空气一时间如同被什么压缩一般,任唯乾起身,张口,刚想说话,他身边,孟拂举了手中的名单,眉眼慵懒,声音平静:“这儿。”
她抬起了手,因为动作,露出了一截细瘦又显得似乎很脆弱的手腕。
似乎没有感觉到现场压抑到几乎要爆炸的气氛。
连任唯一都没有想到孟拂这个时候竟然胆子这么大,连惧意都不曾有。
比起任唯一,大长老跟任唯乾都看得有些心惊。
苏家苏承,京城人对他最多的印象就是疯子,不通人情,刻谨古板,尤其是他厌恶器协,深恶痛绝,就连他的亲姐姐接触到器协的事,他也不会留半分情面。
这件事已经是圈子里公认的了,不少人都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苏承跟器协的关系,似乎永远都是一个结。
今天若是其他人送这十个名单,苏承可能不会通过,但不会生气。
可若是跟器协有关,那一切就不一样。
这也是大长老跟任唯乾一听到今天是他来,如此紧张的原因。
就在任唯乾跟大长老满心忧虑的时候,苏承身边的苏黄直接走过来,伸手接过了孟拂手里的名单。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那份名单上,没有注意到是苏黄接了孟拂的名单,递给了苏承。
看到苏承接过了名单,任唯乾垂在一边的手紧了下。
早就打算好的任唯一也感受到了压力,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可当真直面苏承的压力,任唯一还是觉得恐怖,甚至开始后悔,不该隐瞒这个消息。
苏承垂下眼睫,伸手翻了下名单。
一行下来,十个。
任唯乾目光晦暗的看了眼任唯一,他都想好了,到时候不对,他会站出来。
就是这时候,苏承合上了名单,他抬起了眼眸,眉眼清冷,“后天启程?”
声音听起来依旧凉凉的,因为刻意压低了,听起来有股懒洋洋的倦意。
“啊,是,”任唯乾清醒过来,来不及想苏承的态度,“早上八点,会在联邦停留十天。”
苏承颔首,他把名单交给苏黄,又问起其他细节。
可能是因为他没计较这十个名单的事,大长老等人恍惚间觉得苏承好像比传闻里好相处很多,没那么不讲道理,也没那么冷傲。
后面的是就简单多了。
除却名单,他们还要跟联邦那边联系安排,联邦制度跟国内太不一样了,一个不慎可能会永远被留在联邦。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苏承的手机响起。
低头一看,是二长老,他随手接听,并示意苏黄接着开会。
他看了孟拂一眼,走出去接二长老的电话。
手机那头,二长老声音有些愉快,“少爷,我跟苏玄联系了,联邦基地那边已经完工,他那边急着要企划案,您什么时候方便。”
“我在基地,”苏承声音冷淡,他眉眼看着电梯楼层,“你去找苏地,他在江河。”
二长老也知道江河别院在哪,孟拂的住处。
他也没意外,“行,我马上去。”
接完电话,苏承也没继续进去开会,低头看了眼微信,微信上是一条新的消息——
【景安昨天找过我。】
他看了眼消息,眉眼垂下,转角去了楼上。
会议室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苏黄接替了苏承的工作,温和又耐心的继续会议。
苏承一走,整个会议室气氛升了不少。
连温度都暖起来。
整个流程下来,也到中午了,苏黄扫了一眼会议室的人,目光在孟拂身上一顿,微笑,“诸位可以试试我们的食堂,最近换了新的菜色,你们肯定会喜欢,或者可以逛一下基地。”
“谢谢苏先生。”百里泽一愣,他站起来,代表众人感谢。
今天这一切都透着怪异。
无论是苏承的态度,还是苏黄最后的邀约。
可百里泽无论怎么想,都找不到什么原因。
苏黄摇头,“不客气。”
等人全都出去后,大长老才恍惚的看向孟拂与任唯乾,仿佛中了个大奖,又觉得匪夷所思:“我们的十个名额竟然定下来了?”
任唯乾颔首。
两人说完,又想起来任唯一,目光下意识的瞥向任唯一,只是这次看向任唯一,大长老目光也凉了。
任唯一的心思不难猜。
大长老也知道任唯一现在忌惮孟拂,孟拂的风头也确实压过了任唯一,以至于任唯一想要在其他方面动手。
但任唯一这一次很过,她跟孟拂的私人斗争不算什么,但这一次任唯一动到了整个任家的利益。
任唯一不是没有感觉到大长老与百里泽态度的变化。
她微微抿唇,偏头看向百里泽,垂下眸子,适当的露出软弱,“会长,很抱歉,这件事我一时间没想起来。”
“百里会长,”大长老抬头,“今天这事,您觉得,大小姐作为队长还合适吗?”
他知道百里泽偏袒任唯一,偏袒到一定程度。
任家这队长,怎么来说也该轮到孟拂,毕竟她是继承人,百里泽偏偏给了任唯一。
很光明正大的。
百里泽瞥向孟拂,孟拂这会儿落在最后面,她淡淡倚着会议桌,手里懒洋洋的拿着手机,似乎在跟谁发消息,大概是感觉到他的目光,她抬了下头,略微扫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
百里泽一顿,他也收回目光,看着任唯一半晌,任唯一抬头。
“结果没事,”百里泽稍微抿唇,他淡淡开口,“唯一也不是故意的,就这样吧。”
说完,百里泽不看任何一个人,直接往门外走。
他要偏袒一个人,自然会偏袒到底。
任唯一错没错,不要紧,别的他不会管。
孟拂作为一个继承人这样的作法是不是对她不公平,百里泽也不关心。
“会长,钱队,你们是不是还没有逛过这里,我带你们转转。”任唯一收回目光,笑意满满的带百里泽逛第一基地。
亿万婚宠:老公别太勐
器协在第一基地有禁令。
就算是百里泽来这里都只有开会,也遵循不能随意乱逛的特点。
这是第一次,得到了可以“逛”的待遇。
说起来倒也奇怪。
任唯一跟百里泽往楼梯口走,楼梯那边还有一个电梯。
“我的通行令能坐电梯,”任唯一拿出一个木牌,偏头对百里泽道:“除了最高一层,其他地方都能去,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弟的训练吧。”
钱队一听到这个,眼前一亮,他也选择忘记了孟拂的事,“大小姐,你在这里是不是经常能遇到苏黄先生他们?”
“偶尔,”任唯一笑了下,“等会儿有机会遇到的话,我会再说。”
电梯从最高一层楼下来。
任唯乾淡淡看着任唯一,没有跟着任唯一离开,而是偏头对孟拂跟大长老道:“我们回去吧。”
他转身,带孟拂走楼梯。
大长老也没有要逛的心思,点点头,但想起来孟拂,还有其他两人,便转头,询问孟拂,“小姐,你要看看这里吗?”
孟拂收起了手机,摇头,“不用。”
倒是她身边的其他二人有些意动,不过也记住自己是任郡的人,没跟着任唯一一起。
钱队越过器协的人,看着孟拂他们,嘴角冷漠的勾了下。
楼上,苏承跟苏黄正在说话。
“少爷,这个十个名单有问题啊,”苏黄手里随意捏着名单,准备拿回去,名单是需要苏承盖章的,“这任唯一要坑小姐,你没看到任家那位长老,快被您吓死了。”
苏承伸手按着电梯。
苏黄笑了笑,他啧了一声,“不过他们肯定没想到您会同一。啊,对了,食堂菜谱改了,二哥改的,他跟添总的厨子学的,孟小姐肯定喜欢。”
他正说着。
苏承的电话响起,是苏地。
与此同时,电梯门打开,往下。
苏承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进去,苏黄拿着文件,紧随其后。
电话里,苏地声音恭敬,又有些疑惑,“少爷,二长老过来了,您的章呢?”
“书房里。”苏承看着电梯楼层。
“找了,没有。”苏地翻了下抽屉。
“没有?”苏承眯眼。
“叮——”
电梯再度打开。
电梯口正是任唯一这行人,任唯一看到电梯里面的两个人,一愣,然后微笑,“苏少,苏黄先生,你们也是去一楼?”
苏黄朝她笑了笑,“是啊。”
苏地没有看任唯一,也没有跟百里泽打招呼,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习惯,并不觉得意外。
钱队这些人只看着任唯一游刃有余的跟苏黄说话。
“都没有?我知道了,”苏承手上还拿着手机,在跟苏地通话,目光看到楼梯口的孟拂,她懒洋洋的跟在任唯乾身后,他抬脚下了电梯,越过人群,目光落到孟拂身上,略微蹙眉:“章呢?”
孟拂回头看了眼。
苏承神色淡淡,往这边走,手机移开了耳边两公分,他看着孟拂,重复,“我的章呢?”
他最近的文件,都是孟拂盖的章,盖习惯了,苏娴都不爱找苏承了,比起苏承,孟拂这边显然要好过多了。
孟拂将手机握起,想起来这件事,苏娴前两天还找她盖了章:“我房间。”
她这一连串回答丝滑无比。
苏承点点头,回电话那头的苏地:“在她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