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七章棺槨中的少年(萬字大章!)讀書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无名少年
天阳星,少年坐在一块大岩石上,监督不远处的玄剑宫修士为自己采矿。
少年自称伏星,记不得自己的来历。只记得自己从一处棺椁中苏醒,然后驾驭旁边的天舟仙船遨游星海。
不久之前,他的天舟遭遇一场风暴,只能落在天阳星进行修整。
“小朋友,你真不打算帮我解开封印吗?”
突然,伏星耳畔传来清朗的男声。
伏星很敏感的看向远方落仙山。
天阳星是一个没有跨入星际修仙的普通星球。这里的修行文明由一位谪落于地的仙人所传。
伏星来到这颗星球后,本土玄剑宫曾尝试打劫他,抢夺仙船,但很快被伏星反杀。
紧接着,落仙山那位仙人邀请伏星过去对话,请伏星解开自己的封印。
“不要。”
少年很是干脆:“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天知道你是被谁封印的。”
“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是被自己的朋友封印。五万年前,他跟我一起驾驭天船来到此地。然后将我封印在此,自己驾驭天船离开。”
八百里之外的落仙山,一位藏青长袍的男子坐在山巅吹冷风。
落仙山主峰周围有八座山峰,每一山头插着一把仙剑。八剑运转先天八卦阵牢牢锁住他的肉身,让他不能脱离此地。
“不再考虑考虑?要是肯帮我,我能指点你修炼《北宸经》哦。或者,你修炼我的剑道也成。我的剑道,也是直至大道的无上道法。”
伏星没说话。
虽然仙人传授道法让人很心动,但很抱歉,我又不认识你,万一你出来把我杀了,我去哪哭?
“大人,好了,我们采集完了。”
不远处,一个修士灰头土脸过来。他们打劫伏星不成,被伏星拉过来充当奴隶,为修复仙船进行采矿。
伏星看到他们身后的灵矿,催动自己怀中的木簪。
那木簪落入空中,迎风变化为一丈长的木船。里面有一道虹光射出,将所有灵矿收走炼化。很快,木船表面的裂缝一一弥合。
“成了。”
伏星解开修士们的咒术,钻入仙舟就要离开。
此时,落仙山那位剑仙忽然道:“小朋友,你虽然现在不愿意帮我解封。但未来有机会,不妨再回来一趟。另外,告诉你一条消息。”
“隔壁星系即将有高人到来,你修行浅薄,可以去听听道,顺带求一个老师。”
伏星冲仙人摆摆手,驾驭仙船飞入太空。
待他离开后,剑仙才叹了口气:“一眨眼,我就被囚禁五万年了。”
五万年前,自己和友人乘坐辰天金船来到天阳星。但是现在,只有辰天金船归来,自己那位友人却早已物是人非。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
仙船飞出大气层,在真空中行进。
一道星光从宝船顶端亮起,与遥远界域的三垣星域共鸣。然后一道星光牵引宝船,按照星轨滑行,前往隔壁星系。
天舟仙船,是宇宙航行的常见交通工具。除此之外,只有仙人才能肉身横渡虚空,在真空环境生存。
伏星按照星海修仙的体系换算,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而且是刚刚入门的筑基小修士。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这艘辰天金船。
在金船航行时,伏星研究剑仙赠送的星图。
“南域星图……”伏星瞪大眼睛,看着星图角落的一枚仙篆。
那是一列古怪的篆体,共计四个字。伏星只能连蒙带猜,第一个字应该是“南”。
他飞快跑回自己房间,翻出原本的三张星图。这三张星图上面也有类似的仙篆体。第一个字,是“东”。而最后一个字,和这张南星图的最后一个字一样。
“这场时空风暴太狠了吧?一下子从东域跑到南域。”
伏星从棺椁苏醒后,最初得到的几分地图都是东域。但现在这份地图已经转入南瞻星域。
宝船依托和远方三垣星域的星辉共鸣,通过超时空挪移进行行驶。很快,来到剑仙所指的隔壁星系。
噹噹——噹噹——
悠扬仙乐响彻虚空,少年茫然抬头,滚滚紫气在星空中涌动,然后一艘宝船仙舟缓缓飞来。
仙舟状如兕,色苍黑,有三丈长。在紫色星云团的映衬下,显得极为渺小。
但伏星不敢小看,开启辰天金船的守护神禁后默默飞到角落。仅仅感受紫气中回荡的仙乐,也知道这是一尊强大仙人出行。
很快,前方星系中有几艘宝船飞出。
“小仙乃本境关令,恭请大圣降临函谷星系。”
为首那座宝船中,有一位身穿官袍的仙人出来行礼。
伏星眉头一皱,他在剑仙所传的星图中有所了解。这个星系以及远方许许多多的星系,都属于一个庞大的星际帝国。
“所谓的本境关令,就是这个星系的主宰者。”
在整个星际帝国,这种星系关令不知凡几。但在这个星系,他就是霸主,是这座星系十二个星球修真界最高统治者,也是一尊正经凝聚仙业道果的存在。
伏星面对这种存在,只能躲在宝船中不敢露面。
“所以,还是实力啊。要是我也成仙,哪会这么畏首畏尾。”
但他所学《北宸经》,原本就是宝船内原本留存的残篇,只有一些粗浅的修行口诀,如今还摸不到仙家道果的边。
想到这,伏星对紫气中的仙人更加热切了。
或许,自己能如那位剑仙所言,在这里拜一个名师。再不济,补全自己的北宸经?
关令后面的几位仙人也一一走出,拜见兕船中的仙人。
过了一会儿,虚空再度震荡。一艘艘天舟宝船或跨越时空,或星际挪移,纷纷汇聚在此。
华美瑰丽的宝船闪耀夺目,然后一尊尊仙人露面,拜见兕船中的那位大仙。
看着贯通虚空的绚烂仙光,伏星目瞪口呆。
“这……这来人未免太多了吧?”
星海修行体系又称九品仙业法。只要完成天门筑基,飞离自己所在的星球,就可以在真空凝聚仙业,和星际虚空共鸣,从而在太空中生存。
如今这些仙人身边道轮转动,仙光冲霄。最次也是七品灵人,甚至不乏更高层次的存在。
不远处,有一位青袍仙家立足虚空,身后清气蔓延千里。其中伸展碧落玉树,垂下万千丝绦。每一丝绦枝桠上悬挂一列碧落宝珠,其价值与星辰等同。这是一尊跨入三天历劫的真仙。
一位女仙身边弥漫五色烟罗,那渺渺烟罗相互碰撞,一座座玲珑仙界化生幻灭,气势莫测。同样也是三天之境,位列四品仙业。
一位帝王脑后展开浩瀚星图,无数颗星球涌动龙气,尊奉他为君王。这是一尊放下皇权,追逐仙道的帝国之主,这是一尊三品的仙人。
还有一位童子状的仙人手捧宝剑。远远望去,那口宝剑竟是两条纠缠在一起的火龙。二龙衔珠,那颗宝珠便是一颗皓日。而童子身后,九轮日冕汇在一处,形成一口巨大的太阳金炉。
四人之外,还有各种异象显化。有铺卷百里的庆云金灯,熊熊燃烧的火海世界,波光粼粼的天海碧湖……
但不论哪一位,都对紫气中的仙人十分敬重。毕竟他们一路追随,就是为听这位前辈讲解大道真谛。
站在这些仙人中间,本星系的那几位仙人惶恐不安。就连为首的关令星主也露出几分凝重。
在场这些人中,有不少仙人都可以跟他们帝国的大帝掰腕子了。甚至他看到好几位微服出行的王公。当然,那位异象最大的帝王他也认出来了。虽然不是他们帝国,但也是远方一个庞大帝国的主宰者。
这时,紫气中的兕状仙船开启,白发苍苍的老翁缓步走出。
他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乐呵呵看着外界诸仙。
但看他缓履走到真空,怎么看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伏星苦笑:恐怕在场所有人中,只有我一个是普通人吧?
“尔等追随一路,这次便是老道最后一次讲道。此后尔等便散去吧。”
然后对本星系的几位仙人道:“这次讲道借用贵地,叨扰诸位,望请海涵。”
关令星主连称不敢,诚惶诚恐:“前辈在我地讲道,这是我们的福气。只望前辈留下几个名额,容许我等带人听讲。”
老翁笑了笑,抬手一划,紫色星云团中出现古朴道宫:“只要能进入此境,都可听一听老道的浅论。”
最后,老翁余光瞥向伏星所在的宝船。
同时,所有仙家一并看向这艘主人不曾露面的宝船。
在老翁出现后,所有仙人走出宝船,恭恭敬敬站在外头。唯独伏星这艘船,人还在里面。
怎么,你这是瞧不起这位前辈吗?
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
压力,在所有仙人的目光下,伏星倍感压力。
但是,他出不去啊!
这些仙人可以在真空活动。但是自己出去,没有太空衣,自己马上就要憋死。
而且真空弥漫周天星磁神光,一时三刻就能让他化为脓血。
“哼!这位道友好大的脸面。连前辈都出来了,你还躲在里面,莫非你觉得自己比前辈身份更尊贵?”一位仙人忍不住了,他祭起天一玄光收摄宝船。
在鹤鸣子看来,这艘小船破烂不堪,想必里面的仙人也是从小地方出来的野路子。这等人物抓了也没事,还能趁机在前辈面前邀功,混一个脸缘。
说不得,这位仙道高人会青睐自己,直接收自己为徒呢。
旁边好些仙人想明白这一点,暗暗后悔自己出手慢。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就错过了呢。
老翁仍是那般姿态,默默看着这一幕。
而那几位大能立足虚空,眼中只有老翁和他身边的宝船,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事。
可是,让这些仙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鹤鸣子打出的天一玄光,是仙道正统修炼法门,所炼玄光收摄万物,只要不入先天之流,皆可收走。
玄光触及宝船,辰天神禁自动开启,点点星辉展开,天一玄光自动消失。
“咦?”
鹤鸣子察觉这一幕,愣了愣。
他不信邪,再度祭起天一玄光,又被辰天神禁抹消。
“换我来!”旁边另一位仙人出手。他祭起一片神火,烧向伏星所在的宝船。
“惨了惨了,竟然是南明离火?”伏星慌忙展开全部防御体系,并开启传音装置。
但南明离火碰撞辰天神禁,再度消失。反倒是宝船天火炉的能源蓄能了不少。
“还能这样玩?这么看,如果再吸收一些神火,我可以多积攒一些能源喽?”
伏星自言自语,但这话随着外放装置,被所有仙人听到。
老翁长寿眉抖动,忍住笑意,继续维系那副超然世外的姿态。
出手的仙人听到这话,脸顿时黑了。
“好个妖道,这是打算拿我的离火充能?”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
那几位大能抬眼瞥向宝船,抱剑童子似笑非笑:用神火充能?好大口气,不如用自己的太阳神火也去烧一烧?
不过自己的太阳火焚毁三千世界,怕是这宝船连同这片星系都要崩毁吧?
天炎子气得满脸通红,感受到身边一道道嘲弄的视线。他当即抽出雀鸦剑,指着宝船大骂:“奸贼,有本事出来,我跟你决斗!”
然而,宝船毫无回应。
伏星察觉自己弄了一个乌龙,赶紧关闭外放装置。
少年满头大汗,在舱内急得来回踱步。
惨了惨了,这下玩大了。
一位仙人记仇找自己决斗,这还怎么玩?
不远处,虚空火海中的仙人笑了:“这位道友喜欢吃火?那么在下的火焰,或许你也该尝一尝?”
他身后火海乃丙灵神火所成,分属天干阳火。据伏星所知,这种火海如果真正展开,能把整颗星辰化为乌有。
仙人摇身一变,化作万丈巨神操控神火抓向宝船。
……
看着火海咄咄逼人,哪怕在宝船内,伏星都能感受到一股炽热。
伏星心一横:“看来,只能依靠那玩意了。”
飞快跑回卧室,翻出一套仙袍,脸上十分嫌弃。
当初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而身上就穿着这套衣服。
玉冠、云袍、仙履、金带以及各种华美的玉器装饰。
伏星将此视作“冥衣”,认为不吉,故而后来一直没穿过。但这套衣袍颇有玄妙,当初他能在那颗荒凉星球上行走,甚至短暂跑去真空,全仰仗这套仙袍。
换上仙袍,穿上云履,戴好玉冠,挂上各种琐碎玉饰,活脱脱一位贵家公子模样。
伏星打开宝船,此时外界一片火红。
火海中,万丈巨神探出手掌,丙灵神火熊熊燃烧,触及辰天神禁。
神禁蓦然大放光芒,白光照亮虚空,吞没丙灵神火。连带那片火海被白光淹没,转眼消失不见。
丙元真人脸色一变,整个人从火海跌出,惊疑不定看着宝船。
“这船上的神禁竟然这么厉害?”
然后,他看到白光中走出的少年。
丙元真人眼皮一跳,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嗯,看来我的丙灵神火挺合这艘宝船胃口的。回头,我再帮道兄把这艘船充满能。”
“不用,差不多已经满了。”伏星瞥了一眼天火炉。辰天神禁炼化丙灵火海,已经把宝船蓄能百分之一。
才百分之一!要是让一位仙人帮自己蓄能满格,这人情可不好还。
伏星赶忙拒绝,然后绷着小脸,看向外界众人。
刚才那怀抱赤龙剑的童子看到伏星,神情惊慌不已,赶紧把刚才动用太阳神火的念头掐灭。
旁边那几位大能神情也不是那副悠闲淡然的姿态。隐隐然,神情间多出几分敬重,或者说畏惧?
至于老翁,仍是那副超然姿态,默默看着这一切。
鹤鸣子以及天炎子看到伏星走出来,马上要跟他清算。
两人身边快速有同伴拦住,鹤鸣子正要询问,突然看到好友一脸惶恐不安,死死盯着伏星身上的仙袍。
“既然都到了,就进来吧。”老翁这时候开口,率先走入道宫。
然后,那几位大能默默看了一眼伏星,也跟着进去。
伏星不明所以,站在虚空小心翼翼观察这些仙人。
可是,几位大能进去后,好些仙家都不敢动,默默看着伏星。
丙元真人轻咳一声,小心翼翼道:“道兄,你还不进去吗?”
伏星一脸迷茫,我先进?我这么差的修为,你们竟然让我先进?
但想到刚才几位仙人试探,结果被宝船一一挡下,他自觉明白:莫非这些人误以为我神通广大,所以敬畏我的“实力”。
他装模作样:“哈哈,谁先进后进有什么区别吗?既然诸位抬爱,在下就先进去了。”
抬脚往道宫走,脚下仙履自动升腾祥云,缓步靠近道宫,并未被道宫排斥。
伏星暗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道宫察觉他没有仙位,直接打出来。
看着他进去的背影,鹤鸣子问同伴:“道友,你为何阻拦?他就算实力强一点,但也不能不讲理数,在前辈的道场惹事。”
“笨!你没看出来他的衣服吗?”同伴神情忐忑:“他身上的衣服不简单。那花纹,那布料,都不是四方星洲的货。”
“那是什么?”
“天宫九云锦。”
“九云——”鹤鸣子霍然色变:“怎么可能,道友没认错?”
九云仙锦,那可是当世一等一的仙衣材料。他们脚下这个星系规模翻上十倍,差不多可以用来买一个九云仙锦的手帕。
“当然,我当年见过一位手持九云仙锦的女仙。据那人所言,这可是金阙贡品,三垣那边的特产。她还是受金阙娘娘们垂青,才得赐一方手帕。”
天炎子那边,好友也在跟他说:“你千万别乱来,待会儿听完道,咱们赶紧回去。”
“为何?就算他实力——”
“狗屁实力!他腰间玉带镶嵌一枚双龙玉,那可是天宫极光中孕育的神玉。且雕刻龙形,这里面的含义太大了。他极有可能是一位天宫贵子。咱们惹不起。”
“他来自天庭?”天炎子先是错愕,但转念一想。也只有三垣那边的天宫贵子,才会一个个狂妄自大,看不起前辈这等仙道高人吧?
至于伏星的修为,道宫外头这些仙人们,还没资格看破仙衣的遮掩。
倒是道宫内的人,他们眼力更好,察觉伏星修为低下,但也如外头那些人猜测。
伏星身上的衣服,已经摆平一切。
尤其是那位星际帝国的主宰,他对伏星更加警惕。
占据宇宙中心的三垣天宫,可以说是整个宇宙的主宰。天庭众神划定四方星域,由四位大帝统治。
他们这些所谓的星际霸主,无非是帮天宫管理下界星域。
碰到这等上界来使,他开始盘算这位来使的目的。
会不会,又是打算扶持哪个帝国?又或者,牵扯到天宫中的几位帝君争斗?
如今大周风雨飘摇,上界传闻要再立霸主,莫非……莫非为了此事?
当然,这一切伏星完全不知。
他进来后,就被一位黑衣力士引着入座,位置极为靠前。
但进来后才发现,道宫内的人远不止刚才进来的几位大能。还有好些仙人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
他们身后道轮徐徐转动,一方方仙境道域若隐若现。在场每一个人,都不比刚才那几位要差。
伏星身边响起笑声:“小朋友,你刚才好大的能耐,外头那些人都被你唬住。你要是当初在我落仙山拿出这份气魄来,怎么就不敢走出宝船了?”
!!!
伏星心中一惊,连忙扭头。
他看到藏青长袍的剑仙坐在自己身边,正对自己微笑。
吓得伏星直接跳起来,指着他:“你你你……你怎么可能……”
你怎么可能从落仙山出来!
刚才那领路的黑衣力士,往这边看了一眼:嗯,我没猜错,让他俩坐一起很正道。果然,老牛我就是这么英明神武,细致入微。
年轻剑仙古怪一笑:“我和朋友约定,只要剑不拔出,我就不走出落仙山。但是,我的元神可以出窍,照样可以神游星际。”
“再说,这位大前辈游历讲道,我怎么可能不来捧场?”剑仙看向讲道台,遥遥对老翁拱手。
元神遨游星海?伏星咂舌,这怕是炼虚层次才能干的事吧?这位果然是高位仙人?
但仔细想想,既然他都能来道宫听讲,显然也不是魔道人士。那么回头帮他拔出宝剑,应该不用担心他翻脸?
伏星寻思着,青年又道:“回头你小心些,少说多看。你这修为可瞒不过真正的高手。要是察觉你的状况,当心有人夺宝。”
“嗯嗯,我明白。”
自己一个还没成仙的普通人,必须时刻小心周围人的恶意。
星航手册第五条:时刻警惕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
伏星进来坐了一会儿,外头仙人们一一进来。最后进来的,是本星系的几位仙人。除却关令外,还有两个刚刚成仙的九品小仙。
门口守着的黑衣力士见状,正要关门敲钟。忽然,星海泛起一阵白光。
轰隆隆——
那光在远方犹如一条娇龙,而靠近后化作一片无边无际的光海。
黑衣力士目光一凝,看到光海走出一位仙人。
“师伯西行,我来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嗯,没耽搁时辰吧?”
黑衣力士往里头看了看,然后默默点头,主动请这位仙人入内。
伏星眨眼张望,当这位仙人走入道宫,前面好些闭目养神的上仙全部起身,对他遥遥行礼。
这些仙家一直坐在道宫中不曾离去。论修为,每一个都不弱于刚才外头的四位大能。但现在,他们全部起身。
就连伏星身边的剑仙,脸上笑容也缓缓隐去,对那人点点头。
白光中的那人看向剑仙和伏星,很快挪开目光,望前走去。
这位仙家来头很大吗?
伏星仔细观察,可这位仙人全身上下萦绕白光,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容。甚至等闲人若从他身上挪开目光,就会从记忆中将他忘却。
伏星看到很多仙人跟他打过招呼后,转眼就把他忘却,只有少数几位仙人才能真正认知他的存在。当这位仙家坐在第一排时,周边仙家马上闪人,主动往两边撤。
“孤又不是扫把星,你们怕什么。”
那些仙人苦笑。
面对这位大帝,还是谨慎些吧。
老翁抬眼,伸手在身边一指,风火二气化作一张蒲团:“你坐这里。”
白光仙人笑嘻嘻道谢,大摇大摆坐到讲道台上。
见此,伏星偷偷问剑仙:“他是谁?”
“他?天庭大人物。”青年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看了一眼伏星:“你别惹他,他脾气不好。惹了他,当众打你屁股。”
二人偷偷说话,上方那位大人物目光扫向二人。剑仙微微一笑,正襟危坐。
伏星也学着他的模样,老老实实听讲。
“大人物”到来后,老翁开始正式讲道。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常无欲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
随着老仙宣讲,一朵朵大道青莲自虚空涌来,随意飘荡在道宫内。
“道韵莲花?”伏星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听人提及。有一些大能讲道时,所逸散的道韵化作莲花、宝珠能提升人修为。
他四下张望,前几排那些仙人对此没有行动。但鹤鸣子这些后排角落的仙人纷纷祭起道轮仙光,收取青莲增进法力。
他们这些道行低微的仙人追随老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利用讲道逸散的道韵提升法力道行。
而那些真正道行高深者,他们聆听大道,神游大道之间,让自己所修大道更深一层演化。
伏星不断张望左右,观察身边每一个人。
没办法,他道行低微,可以说是在场众人最差的。老者讲道,他完全听不懂。
观察身边的剑仙,他身上冒出一缕水蓝色剑光。那道光辉犹如神龙腾空,在他头顶张牙舞爪。
不远处,那位大人物打了个哈欠。头顶庆云点亮一盏盏金灯,光辉烛照虚空,开辟一方方大千世界。每一座世界内,都有一位“大人物”修行演法。
“难怪周围人都对他敬畏有佳。单论修为道行,他可能是在场众人最强的。”
这时,一朵青莲飘向伏星。
他耳畔轰然响起老者的声音:“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轰——
伏星脑内灵台轰然破开,一道灵光照亮蒙昧,先天紫气孕育大道,缓缓演绎伏星自己的《北宸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的道经粗糙简陋,仅是吐纳法力,从来没有锻炼精神。
但这一刻,借老仙讲道之机。他真正迈入仙道门户,开辟大脑泥丸宫,继而观想大道。同时,传授真正的《北宸经》。
“难道,这是前辈帮我补全功法,让我真正迈入修行之门?”
北宸,又曰“北辰”,指的是北极星。
这篇道经的本意,是自身化作北辰,成为周天最中央的那颗星辰,然后排布属于自己的周天星斗,开辟星域世界,最终目标是星辰宇宙。
因此,这篇道经没有什么金丹元婴,剑胎文气。就是要点亮本命星,炼星飞仙。
“这篇道书应该是最契合当今世界观的一门道法吧?”当伏星阅读完毕,整篇道经化作一颗八角垂芒的紫色大星,在伏星灵台间浮沉……
外界,剑仙最先发觉伏星身边的变化。
在他身上,一点点紫色星芒缓缓升腾,头顶浮现一张周天星辰图。星图中有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天罡地煞诸天星神……种种星辰气象化作一尊尊神明。祂们托起北辰天宫,拥簇紫微大帝法相。
“他果然来自三垣。”
后面,好些仙家心中凛然,眼神带着些许畏惧。
三垣,指的是紫微垣、太微垣以及天市垣。在宇宙中心地带,有一些太古星辰并未按照星域划分,而是以三垣进行分割。宇宙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看到三垣星辰的投影。
在三垣之上,四大帝君联手打造天庭,统治四大星洲。
前面,那几位大能感受星光变化,一一从悟道中惊醒。他们看到伏星身上的星光越来越浓,甚至有雷鸣暗中涌动。
“诞星?他要点亮本命星了?”
“三垣那边的正经修行。把本命星寄托在一颗星辰,然后升华星辰靠近北辰,拜入几位帝君门下。”
“就是不知,他选择四象二十八星宿,还是三垣紫微道统。”
诸仙议论时,老翁出手把伏星挪移出道宫。
道宫隔绝外界星光,伏星很难真正点亮自己的本命星,但离开之后就不一样了。
当伏星站在虚空,他身上爆发惊人紫光。遥远星域的三垣星光,和二十八星宿投影全部涌来,在他头顶化作真正的周天星斗图。
伏星双目紧闭,感受自己意识中诞生的那片周天星图。
每一颗星辰,每一道星宿,都有属于自己的根本道法。
青龙七宿,有象征角宿的《苍雷龙王经》,象征亢宿的《巡龙亢元经》,有象征心宿的《神龙心皇经》……
而七宿道经结合,又是一门《东极苍龙炼星七集术》。
朱雀七宿、白虎七宿以及玄武七宿中,都有相似的道书。炼成一宿道书,即可修成仙位。而七宿聚合,即可成就星君之位,跨入返虚之境。
“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四象道统,并非星宿正统法门。北辰,此二字就表明我未来的方向了。”
伏星目光落在三垣星图。在这里,也有一部部道经天书。
北宸经中,最正统的法门是点亮一颗本命星,然后从三垣最末的“天市垣”开始。将天市垣走完,然后本命星跨入“太微垣”,最后进入“紫微垣”,占据宇宙最中央的那一点。
他默默运功,一道渺小星光缓缓靠近星图,和天市垣最边缘的一颗小星共鸣。
道宫,诸仙默默看着他行事。
尤其当他开始寄托本命星时,不少人面色凛然。
“果然是三垣真法,紫微传承,这位少年当真是天宫出身。”
而这一刻,诸仙看出伏星的修为。
一个炼精化气层次都没完成的小修士。目前他点亮星辰,就是所谓的“筑基”。
一个还没完成炼精化气的小修士,穿着仙袍,驾驭宝船在星际间蹦跶,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要知道,宝船天舟的价格,他们这些刚刚凝聚仙业道果的小仙都买不起。
“等等——他的身体。”
很快,有人察觉不对。
磅礴的星力从远方三垣遥遥灌入伏星体内。但那么暴烈磅礴的法力入体,竟然没有引发任何异状。
“仙体,他的身体是仙人道体,应该是仙人后裔。”
“你们能看出他的仙体品质吗?”
“看不出,但能一口气筑基,应该不简单吧?”
“仙体九品,传闻血统最高的仙裔,仙体品质能达到一品,比我辈更强。”
说话间,几位前排大能偷瞄讲道台上的大人物。
这位大人物是天庭的大人物。或许,他知道这少年的来历?
那仙人在伏星修行时,笑吟吟和老仙说话:“师伯西行,我这当晚辈的本应亲自相送。奈何我如今状况不妙,只能抱歉了。”
老者看了一眼人群,低语道:“你这又是何必?元神神游星际,万一出了事,可如何是好?”
“那就看看,谁敢让我出事?真以为我的天河战舰是纸糊的吗?”大人物嘴角泛着冷意:“我掌管天庭星河舰队,当今天下谁敢逆我?”
老者摇头:“这边水深的很,你别乱来。”
“师伯放心,我有分寸。倒是师伯,你出了大周之地,当心那些神魔寻你晦气。前些年,星海宇宙可是诞生了不少先天神魔。”
“还不都是你害得?”
要不是当年拆三界,化星海,哪有这么劳什子事?
……
伏星意识浮沉在天市垣星域间。眼前这璀璨辽阔的星垣恍惚间变成一座城市。
天市垣,又称天府。相传是天上人居住的地方。其核心星域,又称帝座,乃天宫帝君们驾临天市垣的行宫所在。
伏星看到星域化作城市。在这座城市正中央有无数彩旗飘动,滚滚紫气结成华盖笼罩九天,其下竖立一尊帝座。
帝座侧,又有诸多星官如宦者、侯、宗正、宗人、列肆、车肆、市楼、宗、屠肆、帛度、斗斛等。
仔细望去,在这些星官体内有一颗颗闪耀的大星,还有一部部玄奥无比的天书。
当然,这些天书有各自的限制。比如宦者星神,唯阉人才可修炼,天书开篇便道“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女床星神,则非女身才可修行,是作为天皇大帝的后宫。
修炼这些星神天书,可以直接飞升三垣天宫,拜入帝君们座下。
“但是,我的目标是帝座。”
伏星遥望天市垣中央的帝座。九龙帝座上有一尊模糊的星光帝相,此乃天皇大帝垂象。
依循一般的修行法门,在天市垣诸多星神法相挑选一个,便有相关法门传承。然后转入太微垣再选一篇,最后进入紫微垣。当三垣道书合一,即可成就星君之尊。
但是伏星隐约有一种直觉,想要把北宸经修炼到最高。就不能挑选其他星神,必须选择帝座。
“天市垣的帝座,太微垣的五帝座,然后是紫微垣的五帝内座,最后从五帝内座跨入北极之位。”
三帝座连成一线,是北宸经修行最正统,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于是,伏星不假思索,向最中央的帝座走去。
忽然——
靠近伏星的一尊星神对他出手。
这尊星神名叫“贯索”,是天市垣十九星神之一。
他一出手,伏星便看到九颗灿灿星辰连成一线,化作囚牢缚住自己。
“滚开!”伏星毫不客气,凝聚星光法力挥拳砸碎星神。
星神破灭,一道星光没入伏星体内,法力蓦然增长一倍。
接着,又有另一尊名叫“屠肆”的星神出现。他浑身缠绕煞气,一口屠刀斩向伏星。霎时间,伏星感觉自己出现在屠宰场,成为砧板上的肉。
深吸一口气,伏星出手射出一道星索。
此乃贯索星神的神通,以九颗星辰演化成绳索,继而化作囚牢。
星索束缚“屠肆”星神,他再度挥拳打碎星神。
又一道星光入体,伏星多出一道屠刀秘法。
然后新的星神出现。镇守天市垣的左垣大军和右垣大军,宗正、宗人等大帝嫡系……
伏星一手挥舞星索,一手握着屠刀,将这些星神一一屠杀,最后来到帝座前。
……
外界,各方仙家看着伏星的本命星越过一个个星宫,来到帝座前,一个个骇然失色。
尤其是前方那几位大能,他们当然清楚三垣天宫的修行法门。但根本不是这样修行的!
“寄托本命星,要从最末的天市垣开始,成为普通星民。然后学习天市垣十八部天书,最后才能修炼帝座。修炼帝座的那一刻,就是演化属于自己的天市垣。整个过程,需要几十年,不,是几百年时间。”
“这小子刚刚寄托本命星,就直奔帝座去了?”
轰隆——
伏星头顶冒出一道紫气,直接和天市垣帝座相融,高举他的本命星跨入帝座。
这一刻,宛如君临三界的星主降世,直接震慑在场群仙。
那尊星际帝国的王者缓缓吐出一个词:“帝气。”
在伏星身上,他感受到一股王者之气,甚至比自己的帝气更加纯净。
帝气,天帝之气。
那位女仙花容失色,露出几分沉思。
他真是四大帝君的后裔?
那些原本在道宫修行的上仙们也在帝气刺激下睁开眼,一个个扭头望着伏星。
“天庭又有帝子下界了?这又是哪家的人?”
“怕是又打算开辟星国,为天庭供养气运了。”
“等等,帝子的帝气有这么精纯?即便紫微帝君的帝气也不过如此吧?”
“但总不能是帝君幻化吧?哪位帝君这么清闲,专门变化小修士跑到圣人座下?还假装自己刚刚修行,装嫩吗?”
“再者,当今天庭那几位都是教主的徒子徒孙。怎么就不能正式露面?”
几位仙家说话间,看向圣人左侧那位白衣仙人。
那仙人似有所觉,冲众人回了一个微笑。
瞧瞧,这位就是天庭的大人物。人家亲自过来拜见,这才符合规矩。
……
成了!
伏星本命星跨入帝座,无穷无尽的星辰法力自动涌入体内,更有一篇《天府玄座经》讲述接下来的修行奥妙。
而他也间接学会其他十八星神的功法神通。
贯索星神能演化一道伏星神索。
屠肆星神能化作屠宰场将人随意宰杀。
斗星神可以化作一只星斗,装载万物。
宦官星神是一部元磁飞针之术。
女床星神是一篇阴阳双修之术。
……
伏星默默体悟星辰道法。当他睁开眼,发现周边那些仙人们一个个消失不见。除却老者自带的宝船外,似乎只有本地那几位仙人在侧。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道宫听道吗?”
眼下,连道宫都不见了。
“你陷入悟道之境,时间太久。大家都撤了。”那位剑仙忽然出现在伏星身边,上下打量伏星。
“小朋友,你可知道你这次炼法足足用了九天九夜。”
“这么久?”伏星感受一下身体,似乎没有饥饿感,好像自己已经顺利辟谷?
而且法力十分雄厚,澎湃的北辰真元化作一道道紫光在体内经脉间流通。炼精化气这一步,自己已经走完一半。
无怪乎其他人都走了,原来是自己耽搁太久。
“行了,你练功完毕,我也该离开。”剑仙将一道令牌塞给他:“如果回头打算解封我,就用剑令联络。”
说完,剑仙元神遁走,返还天阳星。
“道友。”这时,本地关令飞到伏星身边。他笑容满面:“道友如何称呼?”
“在下伏星。”
“伏星?好名字,好名字。”关令道:“伏道友不知下一步有何打算?圣人已解散道场,不再讲道。接下来道友是在我这星系游历,还是往其他地方去?”
“不再讲道?”
伏星遥遥望着那老者。
此刻道宫关闭,老者在黑衣大汉搀扶下重新回到宝船内。
那大汉察觉伏星目光,低声对老者道:“大老爷,我瞧着这人仙体不对劲。好像是最高等,不,就是帝君真身?他是哪位大神通者游戏人间吗?”
老者摇摇头,忌讳莫深:“回去吧,一会儿就离开此地,往西方走。”
……
“往其他地方去吧。”伏星沉吟:“我打算四处转转。对了,道兄有星图吗?我想买一份星图。”
四处转转?
关令十分为难。
他之所以过来试探,是因为他不打算继续干了。但毕竟“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在自己挂印离开前,需要提前问一问这来历诡异的少年意图。
据说,近些年天庭那边对大周不满,已经打算再开一朝。正巧来了一位疑似帝君后裔的人。莫非是开辟新朝的未来开国皇帝?
这些年来,三垣天宫派遣帝子下界立国,可不是一两家。据说勾陈天皇大帝派遣帝子十八人,在人间星海建立了十八个帝国。
“我这里的星图不全,只有大周帝国的星路。”
“大周?那也好。对了,此地是哪?我记得叫函谷星系?”
“没错,这里是函谷星系,大周的边关,出了此地便是秦地。”
关令将星图给他:“在下道号文始,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文始?”
“对,周围人都叫我文始真人。”关令憨憨一笑:“毕竟我是第五品的仙籍‘真人’。”
文始?
伏星隐约觉得有点耳熟。
他那遗忘的记忆中,似乎对这个名字有感应。
函谷、文始……
“老子骑牛出函谷?”
“嘘……”
文始赶紧捂住伏星的嘴,严肃道:“圣人之名,岂能随便提及?”
伏星愣了愣,更加迷惑。
自己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还有老子的身份。
他看向不远处的老翁,傻乎乎问了一句:“如果这位就是老……那位。那么青牛在哪?”
“青牛?”文始真人很意外:“咱们现在不就在青牛边上?”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那艘宝船匾额:“上面用仙篆写的很明白。这艘宝船天舟就叫‘青兕’啊。”
青兕,即青牛也。
老子西行函谷关,即驾驶青牛天舟横渡函谷星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