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鄴城爭奪戰 三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贾诩能提前找上门,找到阎行,倒不是因为他比李儒更加的聪明,而是贾诩在河北能得到信息更加的广阔。
贾诩早就盯上了阎行了。
而李儒明显在河北的布局不如贾诩,他对阎行的消息没有及时更新,反而要等到鞠义提醒才后知后觉。
贾诩麾下的夜楼,可是凝结了曹魏阵型大部分的暗探,加上他的能力,还有昔日在西凉的一些布置,另外他对景武司是抱着学习和模仿的心态。
所以夜楼发展迅猛,如今是当今天下第二的谍报网,席卷全天下,包括西南,都有非常的雄厚的实力。
相反,虽然李儒也整合了刘备麾下的一些暗探,但是刘备在这方面的发展,不如曹操,也不如曹操更加重视消息的传递。
所以贾诩早就知道还有一部军力可用,而李儒却后知后觉。
贾诩去见过李儒。
两人相见,自然不是叙旧,在这乱世之中,各为其主,不过只是摸底而已,贾诩摸到了李儒的底。
李儒算是功亏一篑,没想到贾诩还藏着这样一手。
贾诩找上门来,就没打算给阎行第二条路走,他神色很平静,也很自信:“阎将军,现在已经不是太师的时代,西凉没有未来了,未来在中原,你想要求生存,吾亦然!”
“你是在告诉我,我的能力,不足以称霸一方!”阎行咬牙切齿。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被人刻意的提醒,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丢丢的羞耻感。
“你若有能力,不需要待在这里!”
贾诩淡然的说道。
“即使是这样,某家也未必只有曹魏一条路可以走,放眼天下,吾可以投北燕,可以投东吴!”
阎行傲然的说道:“以吾之能力,必能为座上宾!”
“或许吧!”
贾诩笑了笑,不在意。
阎行的瞳孔有些阴郁,他盯着贾诩,有些捉摸不透贾诩的心思,在西凉时候,他就最烦这些说话说一把的人。
当初韩遂麾下的谋士成公英,就是这样的人。
说起成公英,他对明的仇恨又提升了三分,成公英的投诚,让他感觉非常的耻辱,这是一个西凉人背叛的时代。
“阎将军,你心中非常清楚,谁能成大事情,谁又只能成为过客!”贾诩平静的道:“官渡之战,你还看不透吗?”
他这话,让阎行心中一突。
官渡之战结束的太快了,快的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还真准备南下增援了,毕竟他不想做三姓家奴。
可惜,袁绍兵败的太快了,导致他的局面也变得有些尴尬了。
“此战之后,大汉诸侯必联合起来了,但是主导之人,何人也,难道你看不出来,或许你认为,燕王还是吴王能压得魏王的声威!”
贾诩声音有些萧冷,却非常的自信。
官渡一战,现在差不多开始消息传出去了,魏王曹操的名声将会更上一层楼,声威镇四方。
这一战,让魏军战斗力也凌驾在燕军和吴军之上。
曹操当初宁可拿不到河北,也独立打这一战,就是为了日后联盟的时候,占据主动性,有此一战背书,不管是刘备,还是孙策,都不敢领头。
这联盟之主的位置,必然是魏王了。
阎行是冲动,不是傻,他看的懂大局,在官渡之战传来消息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魏王之功,可镇压朝堂。
这大汉,终究是魏王的天下,他也动过心思,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如今被贾诩赤裸裸的把心思剖析出来,再也坐不住了。
“就算我投了魏王,魏王就能接受我吗?”阎行试探性的说道:“中原人都在把我们西凉人当蛮夷,袁绍当初派人来招降我的时候,也说的好听,可最后呢,依旧不过待我如狗而已,一条看门狗!”
“那是袁本初,吾王之气度,非如此小人能媲美,吾亦西凉人,却能得吾王之器重,吾王礼贤下士,对待人才,从来不论出身,他连吕奉先都容得下,容不下你一个阎行,你若有更大的能力,我能让你比吕奉先地位更高,在魏军之中,谁有谁就能上位!”贾诩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起吕布,阎行心中微微一动,他有些动容了,因为吕布的名声乃是天下最差的了,但是在魏营,他还颇为受到器重。
那么说,自己如果有足够的能力,肯定也会被魏王器重。
不过阎行还是有些犹豫,他的犹豫倒不是说他的不甘心投效,而是他有些忐忑,对前途的迷茫。
如今他麾下,不过只剩下五六千的西凉兵了,独立一方就不想了,这点兵力,分分钟被人吃掉连骨头都不剩下来。
投明军,想都不要想了,他是绝对不会的,那么他能选择的对象已经不多了。
吴国,陌生的很。
而且远在江东,他也不愿意南下,那么唯有北燕和曹魏了,相对于北燕,他倒是更看好的曹魏。
最少有一点贾诩没说错了,官渡之战之后,魏王曹操,将会成为汉室诸侯的领头羊,他才是诸侯之王,而且手握汉室朝廷,执掌大义。
他的确才是最好的投诚对象。
“阎将军,机会不会常常有,如今大王主力在官渡休整,所以缺乏时间,邺城我们志在必得,你的作用力就显露出来了!”
贾诩知道,阎行动心了,所以他加一把火:“你若能为大王立下此功劳,某愿意生命保证,你日后必有前途,你我皆西凉之人,若能在魏营之中守望相助,日后未必不能封侯拜相!”
阎行闻言,深呼吸一口气,他走下位置,然后拱手对贾诩行礼:“贾先生,行刚才略显孟浪了,还请不要见怪,日后还请先生多多关照,若能在魏营闯出一番天地来,当不负先生今日劝谏之恩!”
贾诩笑了,果然是得了先手,阎行这时候根本没路走,热锅上的蚂蚁,找不到出路,有一条出路,都会不管不顾的闯进去。
所以不管是他来,还是李儒来,都很容易说服他的。
“阎将军不用客气,你我日后,多多交往,你助我执掌夜楼,我当助你在军中站稳脚跟,魏军宛城一战,损兵折将,如今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以你是本事,吾之谋略,必能得魏王之器重,日后能独当一面!”
贾诩许下承诺,这是真心的,老实说,马腾靠不住,马休更是无才无德,马家的陇西军已经失去了往的威风了,倒是阎行,更合适能让他依靠一些,没有兵权依靠,在魏营之中,他感觉有些不安全啊。
“定当配合!”
阎行这些天一直十五十六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一些。
他低声的道:“先生,吾有一份礼物,可送给先生,希望对如今邺城之局,有所帮助!”
“什么礼物?”
“随我来!”
阎行领先,贾诩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越过县衙后院,来到了后面的军营校场之中。
校场之中,西凉将士正在操练。
“这是你麾下仅存的精锐?”
贾诩眯眼,他能看到这些将士,还有西凉将士的勇猛,比陇西军的士气好多了。
“当年韩公兵败,我能收拢的降兵还是有一些的,后来又从西凉收拢了一些,只是这些年一直提袁本初卖命,折损甚多!”
阎行叹息:“将士征战沙场,马革裹尸,那是本分,只是某所托非人,心里面对这些将士,皆有一些愧疚啊!”
他给袁本初卖命,却连应该待遇都没有了,战死的将士,仿佛就好像无名的侠客一样,消失这个世界上,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西凉人会记住他们的!”
贾诩也有些情绪低沉。
西凉,自董卓兵败,皆如同猪狗,树倒猢狲散,散掉的猢狲不如猪狗,幸运一点的,能如同他一样投明主,不幸运的就如同阎行这样,过的日子不要太难受了。
他们走进了一个地窖里面。
地窖里面关押一个人。
这个人,有些让人熟悉。
“袁谭?”
贾诩没想到,袁谭居然在阎行的手中。
“他兵败逃下来了,被我撞上了,当初他从青州回来,曾经试图想要收编我的兵马,被我打了出去,如今栽在我手上,也算是因果报应!”
阎行冷笑的说道。
“叛徒!”
袁谭披头散发,一看到阎行,顿时扑过来,一脸凶狠,竭斯底里的叫喝着。
他堂堂一个公子哥,落的如今下场,心里面悲愤,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勇气自杀,这样活着,让他非常难受。
“我是叛徒?“
阎行冷笑:“别忘了,是谁半路上救了你,不是我,你已经死在了鞠义部将的手下了,背叛袁本初的从来不是我,是你们最器重的大将军!”
袁谭闻言,情绪顿时一窒。
鞠义会杀他,是他没想到的事情,那一天的变局,也是他的噩梦,官渡传来的消息,更是他的绝望。
周国已经完蛋了。
他也完蛋了。
若非逢纪的反应快,他早就鞠义袭营的时候,就已经战死了,可逃出来的他,没想到落在了阎行的手上。
阎行是西凉将,西凉将最不能让人信任的,在周军体系之中,阎行一直被排斥在所有大将之外。
“甚好!”
贾诩笑了,有时候运气就是这么好,想要睡觉就有人送来一个枕头,他还想着怎么和鞠义争锋。
鞠义是周国大将军,手中还有袁尚,袁尚是袁绍第三子,也是最喜爱的一个儿子,可当傀儡。
袁绍执掌河北这么多年,根基还是很深厚了,哪怕兵败了,地方的世家门阀,乡绅豪族,不知道多少人还是向着他。
袁尚的存在,能让一些人直接投诚北燕。
这是中原朝廷不愿意看到的。
但是只要袁谭在他的手上,鞠义能做到了,他也能做到,袁尚非嫡非长,在地位上可比不上袁谭重要。
阎行的这份大礼,贾诩非常喜欢。
不过想要袁谭和他合作,还得费点心思才行。
“只有他一个人逃出来了吗?”贾诩问。
“袁绍身边谋士逢纪,率三百精锐,死护他逃出来,到清河境内的时候,已经残存不足一百余人了!”
阎行道。
“逢纪呢?”
“他一介文臣,遭逢此大难,差点丧命,一箭射中了腹部,不过让他挺过来了,现在在修养,我觉得此人计谋尚可,对他还算是礼遇!”
阎行道:“所以安置在了前院的一个院落之中!”
贾诩看了一眼袁谭,开口问:“袁谭,袁本初战死了,你弟弟袁熙也被斩杀了,袁尚年纪还小,免不得成为了别人的傀儡,现在你是想要死,还是想要活,自己的想清楚了!”
“哼!”
袁谭有些硬气,不屑的看着贾诩。
“呵呵!”
贾诩笑了笑,他不在意,袁谭这种人,要是有骨气,早就在兵败的时候,自刎而死了,如今还能活着,他的骨气能到哪里去啊。
他不需要说服袁谭,他只要说服一个人就行了。
阎行和贾诩走出去了。
他们去了前院。
“在这里?”贾诩看着这个小院落。
“嗯!”
阎行点头。
“你去点兵,立刻进魏郡,时局艰难,兵贵神速,杀进邺城,刻不容缓,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你的机会,你若想让魏王刮目相看,就不能让这功劳给别人拿去了,魏王肯定很快就会派遣主力北上,到时候你可什么都捞不着!”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贾诩对阎行说道。
“好,我立刻去布置兵力!”阎行眸子一亮,点头说道,他迅速去点兵,准备火速杀进邺城去。
贾诩走进院落。
院落里面,一个中年正躺在椅子上,腹部伤口还裹着布条,脸色非常苍白。
此人就是袁绍麾下谋士之一。
逢纪。
逢纪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贾诩,他微微眯眼,此人有些熟悉,但是记不起来是何人了。
“是来杀我的吗?”逢纪问。
“来救你的!”
贾诩说道。
“来者何人?”
“魏王座下,夜楼中郎将,贾诩!”
“原来是你,贾文和!”逢纪对这个名字,还是非常熟悉了,贾诩之名,成名在很多当今的谋士之前,当初还是董卓时代的时候,狠人李儒毒士贾诩,已是天下有名。
“袁谭在我手上!”
贾诩道。
“他还能活吗?”逢纪有些心力憔悴。
“只要你想,他就能!”贾诩道。
“想要我做什么?”
逢纪倒是干脆。
“鞠义挟持了袁尚,我需要袁谭,你去说服袁谭,只要他愿意和魏王合作,魏王可以上奏朝廷,让他继承周王之爵!”
贾诩说的非常直接。
“还是当一个傀儡啊!”
逢纪非常清楚,如今曹操需要一个傀儡,所以袁谭就值钱。
“总好过死!”贾诩道。
“对!”
逢纪嘴角微微的上扬,笑了笑:“好死不如赖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