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 逐客令看書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是的女士,那个照相的孩子……真的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你知道的,我们也是魔杖制作人,对于如何让魔杖临时暴走一下还是有点儿研究的!你瞧,你们霍格沃兹出来的人,魔杖基本上都是出自加里克·奥利凡德之手吧?那家伙挑选杖芯时可只信赖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虽然他的制作技术的确不俗,而两头独角兽、两头龙也当然都有个体差异,但这毕竟还是太单调了些……奥利凡德先生自己并不擅长魔咒战斗,他不知道,这样做出来的魔杖在实战中还是有漏洞的,尤其是在遇到我们这种同样是魔杖制作者的巫师的时候……”
科林晕倒的事始终是横亘在双方面前的一大矛盾,即使刚才约翰就有解释,却也不至于一句话就能让米勒娃主动与他冰释前嫌。为此,在刚刚与斯内普说完话之后,这约翰·斯图尔特便立刻又重新拾起了这个话题,而且还专门仔细地说了说其中的原因。
而约翰所说的内容米勒娃这边一听,倒是立马就发现,很多细节与她先前为科林检查所得出的情况很是契合。
不过说到底,还是因为科林那孩子确实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要不然她这会儿也不会表现得如此不动声色了。
“这也就是说,你们的确只是不想将行踪暴露给更多的人知晓而已?”
见米勒娃斟酌了片刻后如此发问,对面的约翰也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而后便往一旁的斯内普身上一推道:
“其实也不能说是‘而已’——事情并不小,只是那的确算是一桩‘私事’,既然斯内普先生不愿说,我也不好故作大方、替他为你解开疑惑了。不过只要麦格女士你还信任斯内普先生的话,那不如还是再听听他对我们三人的看法……如何?”
既然事关斯内普,那他又何必这么为难,直接交给斯内普去解释不就好了?
“西弗勒斯?”
米勒娃眼见对方如此,顿时也只能再度转过头去,看向了身旁的斯内普。
可谁知此时,斯内普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斯图尔特……没错,之前你确实是因为那件私事而找上了我,可抛开那件事不谈,我又怎么能保证你没有另外藏着什么打算呢?现在你还要我来帮你证明你们的无害?是不是太可笑了些?”
一边说着,斯内普又撇着嘴角斜睨了对方几眼,最终一声冷笑仿佛是从鼻子里挤出去的那般嘲讽。
而听着斯内普那好像永远是这么嘲弄的语气,如约翰那么吊儿郎当不正经的家伙,此时也不禁有些气闷。
“喂!”他忍不住打断斯内普道,“你们斯内普家的人为什么都这么极端?要不就畏畏缩缩一声不吭、要不就嘲骂讥讽得理不饶人……就不能正常点交流么?”
约翰这句话与其说是反诘,其实更像是在抱怨。而在说完以后,他便又摆了摆手,随即话头一转道:
“算了算了,看你这样子,怕是不论私事还是公事都办不成了……斯内普先生,你姑且还是记着,要是你愿意,我先前对你作出的保证依旧有效,好好考虑一下吧!”
“不必考虑。”斯内普闻言,当即强硬地道。
约翰看着他无奈地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还是就此作罢一般重又转过视线看向了米勒娃这边。
“麦格女士,我想我们三人这次的举动的确是有些莽撞了,会引起阁下……以及外面那几位教授的误会,也是没办法的事。只是……在这种非常时期,我们这趟行程需要保密,应该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你明白的,我们在美洲也不是一家独大的。”
他边说边朝着西边某个方向大概地指了指、示意了一下,而后接着道:
“事实上,我们‘工坊’里来人支援的事情,似乎这就已经被‘某些人’注意到了。”
米勒娃听他这么说,倒是也不由得与斯内普互相对视了一眼。
是的,虽说近年来美国伊法魔尼与英国霍格沃兹互相之间都没有多么紧密的来往,可双方毕竟也向来都是没有什么仇怨的。甚至于因为伊法魔尼的创始人和霍格沃兹颇有渊源,若是愿意念念旧,反而还随时可能站成一条战线。
既然没有仇没有怨,此刻米勒娃他们即便是警惕,自然也始终揣着一份审慎的心思。要不然,米勒娃也不会特意来与对方先见个面谈一谈了。
而如今见那约翰·斯图尔特提及试图为行踪保密的缘由,倒是很快就意识到,这家伙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的。
没错,伊法魔尼在美洲那边也是有对手的——由于美国的巫师曾经大都并非美洲本土人士,当年他们大举迁入美洲,便打从一开始就与美洲的土著巫师相处得并不和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如果说伊法魔尼包揽了几乎所有北美巫师生源,那么占据了南美洲招生份额的,便是位于巴西的卡斯特罗布舍了——那是座远比伊法魔尼历史更加历史悠久的美洲第一所巫师学校,据说源自最初的阿兹特克文明,和霍格沃兹相比也不遑多让。
当然,曾经的卡斯特罗布舍对外的确是不那么友好的。可时隔这么多年,到了现如今,那座学校的师生却已经好接触多了,以前比尔还有过一个卡斯特罗布舍的笔友呢!
然而,他们与伊法魔尼关系不佳,却也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实。
米勒娃想了想,倒是没有对此分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那么……三位与西弗勒斯的‘私事’似乎已经谈完了,接下来又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呢?诸位的难处我能理解,那么我们霍格沃兹的难处,想必各位也大概能够看得出来吧?老实说,眼下我们显然没有太多的精力给予三位以‘热情的招待’。”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白——既然没有其他事情,那就赶紧离开吧!我们这边也很忙,可没有功夫再花费气力来盯着你们了。
这道逐客令,下得是再明了不过的了。